陳帆川:劉曉波逝世與DQ議員 拆解最佳「抽水」時機

「悼念劉曉波?張banner一早印定等佢死?李卓人抽水可恥!」劉曉波逝世消息傳出當晚,支聯會辦的悼念活動在網上直播。豈料飽受網民抨擊的,並非大閘後方的中聯辦,而是參加者。今時今日,逢大事發生,任何人稍加評論,也易招「抽水」惡名。本文無意從KOL(key opinion leader)角度剖析「呃光環」的絕妙時機,而是想討論「抽水」的正面價值。

「做騷」讓維權者景况廣傳

支聯會到中聯辦外叫口號、默哀、掛道具,無疑是「做騷」。但「做騷」不一定是浪費光陰,「做騷」也可以彰顯效用。民主路上的有心人,固然可以低調地在家裏默哀;但如果劉曉波逝世也無人出來「做騷」,香港乃至外國傳媒在報道民間悼念一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連新聞照片也付之闕如。

支聯會有許多地方值得批評,但批評也要擊中要害;僅僅揪着其「做騷」去窮追猛打,站不住腳。這群「大中華膠」為支援內地維權人士,雖然持之以恆地「做騷」,但同時也讓維權者的景况得以透過香港這扇窗口,廣傳至外界。被打壓者想透過媒體發聲,便要迎合媒體操作與讀者口味。一段力竭聲嘶的口號與一條字體清晰的橫幅,必然比在家裏默哀或在facebook上「畀喊喊」,更具傳播力。

要杜絕「抽水」?大陸便是一個在政治議題上嚴禁「抽水」的地方。劉曉波逝世固不能「抽」,連「習大大」似「小熊維尼」、「彭嫲嫲」臉上粉末不勻,都不能「抽」。一河之隔的香港,暫且守得住言論自由。有得「抽水」,何妨「抽」到盡?

至於4名議員被取消資格事件,「抽水」最積極的,當然是建制派,又在網上改圖,又在議辦外「破地獄」,好不熱鬧。反觀民主派的「反DQ」集會,場面冷清,網上留言盡見冷嘲熱諷。這股對被DQ(取消資格)議員不聞不問的氣氛,源於「玩嘢抵死」論——全稱為「宣誓都玩嘢,就抵死啦!」理論。

「玩嘢抵死」論,過往未見出現。即使前議員黃毓民在宣誓時大玩特玩,一般人僅看得過癮。但自從游蕙禎與梁頌恆的「支那論」一出,社會強烈反彈,「宣誓玩嘢」頓然變成十惡不赦的罪孽。至於宣誓DQ的做法,當中的法理依據何在、是否受人大釋法影響、為何歷屆宣誓標準不一、司法權是否凌駕立法權等,皆不在市民大眾考慮之列。重點是:「宣誓都玩嘢,就抵死啦!」

當歪理茁壯成長 便補救太遲

這套理論得以深入民心,除了因為游、梁連番失言,非建制派——尤其是民主黨——在該理論的發酵過程中,「滴水不抽」,斷然割席,亦助長了「玩嘢抵死」論迅速發展。政黨要「抽水」、「領光環」,當然一往無前;但要「抽」的是一淌渾水,便難免令人瑟縮,即使那淌渾水淹沒黑白分明的程序公義。

所以DQ事件從頭到尾,由游、梁到4名議員,都是制度崩壞的問題。當歪理在群眾間茁壯成長,便補救太遲。尚餘幾名非建制派議員可能面對司法覆核,一旦重啓,屆時民主派總辭與否,看來也關係不大了。

作者是記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