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豪:通識科非常政治

教育局正進行新學制中期檢討公眾諮詢,多個團體及議員均聚焦於通識科。筆者曾經在七八間中學任職通識科課後導師,說實話,通識科是不可能不影響政治,也不可能不受政治影響的。通識科受到多個政治團體關注,多份報刊從政治的角度評論,甚至扯上青年政策和佔中議題,已從側面反映了通識科的政治價值。

毫無疑問,通識是高度政治化的科目,在過去兩年的公開試中,便曾經問及特區政府的管治困境、「拉布」、立法會構成、遊行示威效益等具爭議性的時政議題。由於通識科只有課程綱要,實際內容高度開放,考評局的出題方向又十分緊扣時事,因此,在學生學習的過程中,必須閱讀大量課外的時政材料,課堂上或課後功課亦包括大量時政討論,熱門的討論題目便包括政府應否填海造地、應否縮減自由行規模等等。

港英時期的教育是「去政治化」的,1990年代前出生的港人一般不會在學校接受政治教育,甚至不用關注社會時政也能夠取得高分數。新學制的通識科出現後,則一定程度彌補了香港過去在政治教育的空白。何况通識科是必修的主科,其對學生的影響更不容低估。新一代學生較昔日港人更關注政治,更熱中議論時政,是可以預見的。

另一點值得關注的,是考評局的評改準則相當偏頗,往往涉及太主觀的價值判斷。以去年的題目1為例,它的A部分要求指出港府治港的兩項困難,而試卷提供的材料,則顯然在引導學生批評特首的誠信問題,參考一下評改準則,如果能指出「特區政府的合法性受挑戰、特首認受性不足」,便能夠取得高分,更偏頗的是,考評局希望學生從一幅青年團體支持政府的橫額中,反向解讀出「呼籲青年推動社會團結和支持政府,顯示青年對政府的支持不足,社會分化嚴重」,如這樣的解讀也成立,泛民主派製作追求普選的橫額,是否反映港人對普選的渴望不足?

再看看2013年的一條題目,要求考生指出政府對民主派和反對意見的態度,依官方指引,若考生指出「建制派打壓泛民意見,政府也沒有認真聆聽泛民的意見」便可取得最高分數,然而,誰能夠從心理角度斷定政府沒有「認真聆聽」泛民意見?沒有接納泛民意見就等於不「認真聆聽」嗎?同題目的另一部分,則問及泛民採取「拉布」的原因,官方答案也完全是泛民觀點,例如「建制派在議會佔盡優勢,泛民無其他選擇,只能以『拉布』表達不滿」等。無疑,理應政治中立的考評局,其試題的引導性如此強,其評改準則如此偏向泛民,是很教人意外的。我們有理由提出質疑,到底通識卷背後有沒有什麼hidden agenda?

 學生不可能不受老師影響

最後,筆者必須指出,學生是不可能不受老師的政治取態影響的。當然,老師一般不會在課堂上直接表露自己的政治立場或政治背景,然而,作為教學上的引導者、學習材料的提供者、試卷的批改者,老師的價值觀必然會影響到學生。這一點,筆者很多學生也同意。過去,香港中學課程基本上不牽涉社會時政,教師的政治取向對學生影響或許不深,在將來,透過通識科,教師的政治影響必然愈來愈明顯。在通識教育下,學生的思維難免愈趨政治化,對政治的影響也會愈來愈大,甚至成為政治的一部分。通識科不政治?別自欺欺人了。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