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新聞」要變成怎樣?

壹傳媒老闆黎智英上星期有篇鴻文〈新聞的變革〉,說的是手機年代,傳統的編輯室已是不合時宜的一言堂。今天讀者用自己的工具,寫自己的自傳,選擇喜歡看的東西,當中不經人手,不用你們這些一本正經的新聞工作者,煞有介事決定何謂大新聞。

一條小狗望着失戀少女主人在哭的二十秒片段,有幾百萬點擊,這才是大家關心的事,自然就是大新聞。在點擊為王的年代,政府政治那些東西山高皇帝遠,漸漸會被人民揚棄,與人無關。黎老闆稱這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顛覆了傳統文化結構。新聞的定義在大家掃來掃去的彈指之間,個人意識主導,不用知識分子說三道四。

看罷,不禁納悶,難怪壹傳媒要把下屬外判,士氣每况愈下。若以黎老闆的想法,《蘋果日報》也不必存在,既然只需要一個平台,讓人民各自精彩,那facebook、YouTube、baby-kingdom或高登以至其他大小社交平台便已足夠,各人回到自己的聊天室,創造出千奇百趣的內容,繁花似錦,誰還要正規新聞。

真的嗎?網絡時代假新聞處處,幸有認真的記者核實真偽,以正視聽。新聞有監察政府權貴之能,一個重要的報道,可以令政客高官人頭落地,鎯鐺入獄,《蘋果日報》過去也做過不少,贏得敢作敢為的美名。重要的新聞,不能單以點擊率來衡量,這不是知識分子的傲慢,新聞除了人情趣味,還有公眾利益。

壹傳媒跟着市場走,是其一直的套路。但除了跟市場走,亦要探索路向,連自己的強項都忘掉,方向頓失,便令人惋惜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