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全民DSE

庫房水浸,財爺天女散花惠澤眾生,熟口熟面的派糖招數沒什麼好評論,唯獨政府代繳文憑試考試費以鼓勵人進修,叫人「O嘴」。

香港地,哪怕是戲院早場,還是茶樓下午茶,只要稍微減價,有那麼一點著數,人潮便會魚貫湧來。你會驚覺此地民眾對價錢的敏感度,彷彿頭頂都裝了天線,接收各種減價信息。

考文憑試不用付錢,網民紛紛嚷著要考,誓要「#全民DSE」。大律師想考英文,記者想考通識,幾十年前在會考拿幾個A的,他們都想知道拿五星星有多難。或者不是每個人都付諸實行,但觀乎睇早場和飲下午茶的民眾,湊熱鬧、貪得意的也大有人在。

如果我是明年的文憑試考生,或他們的家長,我會怒不可遏。高中生奮鬥幾年,天天去補習,晚晚讀通頂,弄得滿臉暗瘡、不似人形,就是為與文憑試拼過,擠進大學窄門,成王敗寇,一試定終身。

如今神聖的試場竟成了財爺派錢的遊樂場,身旁眈天望地的「老餅考生」,原來為了觀察社會,考試氣氛便不一樣。英語口試跟你同組的,可能是大律師,又或者是怪客,那些全副武裝、神經繃緊的考生如何應對?

2019年文憑試的各科及格率或奪星率,因考生成分龐雜,成績將不能給以後的考生作參考。政府鼓勵港人進修本有很多辦法,此舉極為擾民。若可以,請財爺收回成命。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