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可憐的幼稚園生

很久沒寫過學生學習壓力的題目。路過書局,發覺在補充練習的書櫃裏,竟有不少幼稚園生的練習。打開補充練習一看,裏面的題目,深如初小程度,老實說,一個二年級小學生,也未必懂得串doctor吧,但幼稚園低班的補充練習,把doctor的六個字母調亂,要學生選出正確的串法。低班生只有三歲,在我的認知裏,他們不是只要認認形狀、顏色嗎?

高班的英文,已要做閱讀理解,學介詞(preposition)。中文部分有重組句子、擴張句子,都是初小程度。

補充練習分低、中、高班,也有分科的,琳琅滿目放滿幾層書櫃。此時一定有人批評,怪獸家長拔苗助長,令無辜小孩白白受苦,剝削他們玩樂時間,未學行先學走……

向一位媽媽了解過,她慨嘆身不由己,到小學叩門,要考筆試已不是秘密。這一兩年是小學適齡學童高峰期,正值雙非人浪,今年升小的學童多達六萬六,小朋友要考進心儀小學得一早準備,參加各類訓練和比賽,拿到足夠的獎狀與證書,增加獲取錄機會。

升小的小孩不過六歲,要學普通話、參加朗誦比賽,還有,原來五六歲小孩已報考劍橋試,不但考,還要花一年上英文班準備。心水清的媽媽說,學校樂意取錄有獎項證書的學生,因為「佳績」說明家長自會鞭策小孩,不用學校操心。

可憐幾歲小孩被補充練習和各種訓練折磨,失去玩樂時間,連畫圖畫的時間都沒有。明明是最快樂的年頭,天馬行空創意澎湃,卻被扭曲至此。教育局規定,自行收生階段不可設筆試,但沒指明叩門階段不可,於是開始惡性循環。此風不可長,當局好應介入,救救小孩!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