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為何如此優待直資

香港華仁轉直資,又再牽起一番討論。耶穌會辦學本來惠澤基層,如今要收學費,與辦學原則背道而馳。類似的論點已討論過,不贅。

政府當初推出直資學校政策,本是拆牆鬆綁之舉,給學校一片自主空間,讓辦學者自由實踐新穎的想法,不必困於官津學校的僵化制度。

時至今天直資制度行了十多年,最顯著的趨勢,並非有什麼獨特辦學理念的學校出來了,而是大量傳統名校轉直資,以逃避官僚制度下種種限制。貧苦大眾本可靠實力入傳統名校,以教育改變命運,如今傳統名校踏上貴族化之路,清貧生已難以高攀。

直資制度有很多問題,我只說一點。直資中學能快人一步收生,而官津中學不能,這種優惠直資的做法,難以理解。

小學生升官津中學有兩階段,一是學校自行收生,一是統一派位。學校在自行階段(年初)跟學生面試後,即使是鐵定會錄取這學生,仍要秘而不宣,等到七月跟統一派位(又名大抽獎)的結果一同揭曉。

直資學校也在年初招生,經面試後若錄取某生,則可即時通知家長,時維二三月。學生若決定入讀直資,便要放棄入讀官津學校的機會。雖然自行階段的官津校也是心儀之選,但家長為求心安,不想擔心至七月,多數會接受。

結果,官津校眼巴巴看着直資學校在自己手裏搶學生,啞子吃黃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