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考試過後

六月是家長忙於替子女準備考試的季節,公餘就只有一件事──替子女溫習。尤其小五學生要考呈分試,更是緊張,因考試成績影響升中派位,不容有失也。

五月底已從家長朋友聽來一些可怕的信息,說有小孩已做了二十份試卷;補充練習一本又一本,更不在話下。我沒認識太多瘋狂催逼子女的家長,相信有更多真人真事我不知道。

考試終於完結,成績出來了。派卷當日,女兒有幾個同學因為考試失手,哭了出來。這些同學我認識,平日都是開朗活潑、聰明伶利的好學生,品學兼優文武全才,是老師的寵兒。她們要升上好的中學,一定沒問題。她們只是怕辜負父母的期望,所以哭起來。

這些小朋友真讓人心痛。在新聞裏看過小學、中學派位,或文憑試、聯招放榜,有學生(甚至家長)會哭。是什麼時候開始,連小學考試派卷都會哭?

在香港,連做小學生都艱難。那種不容有失的感覺,一直催逼着家長和學生。升中派位制度是殘酷的,呈分試考得好,選校才有優勢。

考試如何重要,香港人怎會不明白?子女面對考試,家長加一點壓力是需要的,讓他們對自己有所要求,希望他們平日用心聽書,考試前努力溫習,盡力而為。但施壓時要拿揑得準,收放自如。若壓力過了頭,留下長遠的陰影,便得不償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