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何去何從?

《中英聯合聲明》開宗明義:中英兩國「滿意地回顧了近年來兩國政府和兩國人民之間的友好關係,一致認為通過協商妥善地解決歷史上遺留下來的香港問題……為此,經過兩國政府代表團的會談,同意聲明」。這聲明包括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雙方更同意,「關於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和聯合聲明附件一對這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50年內不變」。

李飛近日的講話,對聯合聲明幾乎隻字不提。基本法是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的規定來制定,這點是正確的。但基本法的內容是要落實中英聯合聲明中所列出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而這方針政策的具體內容是中英雙方經過兩年多的協商制定,基本法中有不少條文是由中英聯合聲明中直接翻過來的。承認這一點並不影響基本法來自中國憲法這說法,但近年中國領導人總是刻意抹煞中英聯合聲明這段歷史,這種態度又怎能「學好歷史」?

李飛鼓勵年輕人學好歷史,確是語重心長。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基本上是不斷重複的:第一,中國人喜歡做皇帝,獨攬大權,而且要做到千秋萬世;第二,沒有和平轉移權力的機制,改朝換代只能靠武力殺戮,之後也只有靠誅殺異己來鞏固政權;第三,忠言逆耳、愛國說真話而沒有好下場的例子,俯拾皆是。除了經濟富強,我的中國夢是希望看到一個尊重人的價值、敢於面對歷史、追求平等自由開放的民主政府,但可以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