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公開審訊

曾蔭權先前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名成立,法院近日判他需支付控方在該次檢控中三分之一的堂費,並批評他在隨後第二次的審訊中的行為。法院指出,由於曾蔭權在第一次的審訊中已被定罪,故不能在第二次審訊中提出良好品格的證據,於是他透過公關公司安排知名人士到法院,藉此影響陪審團,令他們相信曾蔭權有良好的品格。

陪審團制度是我們法制中重要的一環,任何嘗試干擾陪審團的行為均屬嚴重的刑事罪行。與此同時,正因為這是嚴重的刑事行為,這類指控必須基於充分的證據,舉證的標準更須沒有任何合理的疑點。可惜,法官的指控似乎只是基於他個人的臆測,並沒提出客觀的證據。判詞中更點名提及某些列席的知名人士,即使判詞說無意指摘他們,但已難免令人認為這些人士可能被公關公司安排以影響陪審團。這是極其嚴重的指控,對相關人士極不公平,而且法官在作點名批評時,亦沒有給予這些人士任何解釋的機會,有違程序公義。事實上,一些相關人士事後分別發表聲明,指列席法院只是出於對朋友和舊上司的支持,並非由公關公司安排。

公開審訊是法治重要的一環,對保障公平審訊至為重要。任何人均有權到法院旁聽審訊,法院拒絕任何人進入法庭必須有充分和合理的理由。若法院的判詞令到一些人士不敢到法院旁聽,這除有違公開審訊的原則外,亦影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保障。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