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國歌法

國歌代表一個國家,尊重國歌是理所當然,因此,訂立國歌法本來並不具爭議。國歌法的內容只需包括:一、指定國歌的歌詞和曲譜;二、規定演奏國歌的場合;三、對侮辱國歌的行為作刑事規範。現時國歌法變得爭議,主要是政府在草案內畫蛇添足,將國內的一套勉強加入香港的法例內,以致草案變得不倫不類。

在普通法內,法律是用來規範市民之間及市民和政府之間的權利和責任,同時規限國家的權力和保障市民的權利。由於法例涉及權責,所以必須明確仔細,令市民可以合理地明白法例的要求。法例會同時列明違法的後果,令法例可以透過法院執行。普通法衍生於法院,故極度注重實際執行,普通法的歷史發展便是先有執行和補救,然後才有權利。

社會主義法制內的法律則主要是一套政治指導思想,法律規範人民的行為以鞏固政權,法律同時是一種政治手段去達至一些政治理想。因此,法律的內容不單規範市民的責任,亦同時充斥意識形態、政府政策和道德規範的條文。由於法律的功能主要是提供指導思想,故法律條文的解釋是從意識形態出發,往往可隨當前政權的取態而改變,亦相對輕視執行法律的規定和細節。

中國的國歌法是社會主義立法的表表者,意識形態、道德規範、政策和刑罰的條文共冶一爐,將這些條文硬搬來香港,除有違普通法的立法精神,亦可能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香港法律的性質。

(二之一)

中國的國歌法是社會主義立法的表表者,其內容將意識形態、政策、道德規範和法律責任共冶一爐。香港訂立國歌法時,須顧及普通法制的傳統,毋須將中國國歌法照單全收。中國國歌法第一條規定國歌法的目的是要「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類思想意識形態的規範,納入香港的法例內,除有違普通法的立法精神,亦難以實際執行。若要指出這些目的,只需由負責官員在立法會引進相關條例草案時,在發言內指出便可以。

第十一條規定將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讓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以及遵守國歌奏唱禮儀。這是一些政策性的條文,並不適宜納入法例,由教育局以指引方式推行便可以。同樣地,第七條要求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這種規範禮貌行為的條文,執行時要顧及很多細節,寫進法律內,只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爭議。

第十五條規定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均屬違法行為。作為刑事罪行,禁止的行為須清楚明確,否則市民會無所適從。歪曲或貶損是一些相當模糊的概念,法例的目的在維護國歌的尊嚴,故不論是篡改歌詞或曲譜,或奏唱國歌,均應只針對侮辱性的行為。

(二之二)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28日及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