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對話

最近在一次公開演說中,龍應台教授講述了這個故事:她的父親已年過八十,但身體健康,常常駕車四出活動,但始終年事已高,開車遇上了幾次小意外,幸而沒人受傷。一次當父親又碰撞了車子時,她幾兄妹認為不能這樣繼續下去,於是逼令父親交出車匙,並給他額外零用錢,讓他出門時可乘坐計程車。

可是,父親之後沒再四出活動,整天呆在屋裏,幾個月後更與世長辭了。事後回想,她才明白父親那一代經歷了戰亂和饑荒,對生活是極之慳儉,即使家財百萬,他們仍會捨不得花錢乘坐計程車的。在這個對話的過程,她沒有尊重父親成長的歷史。

同樣地,年輕一代有他們的成長歷史,他們生於物質富裕的互聯網年代,資訊豐富,能夠足不出戶已知天下事。網上是一個自由組合的世界,他們對一切建制和權威抱懐疑甚至輕蔑的態度,強調個人自主,合則來不合則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相對較疏離和較自我中心。對他們而言,未來是競爭激烈又欠缺安全感。和年輕人對話時,成年人也要尊重和理解他們的成長歷史和處世方式,若一邊說要與年輕人同行,一邊卻馬上要列出底線,在未對話前已將一些可能自己不認同的行為比作吸毒,這樣又怎能真誠對話,贏取信任?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