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強人所難

經過幾星期的辯論,一地兩檢法律基礎的爭論已相當清楚。提出質疑的法律界指出,基本法的原意就是在香港奉行香港法律,內地法律不適用於香港,香港法院在香港享有司法管轄權,內地駐港機構或人員在香港受香港法律約束。於是,駐軍在港也要遵守香港法律,港人在駐軍軍營內仍受香港法律的保護。這些立法原意體現於基本法第18、19及22條,內地法律必須透過基本法附件三才能適用於香港;若附件三不適用,那結論只能是該些內地法律不能適用於香港,否則便違反第18條。

人大常委會同意附件三並不適用, 但卻推論出,只適用於部分香港地區的內地法律可以適用於香港,這難以令人信服的結論!至於說香港可以出租土地,有權發展經濟及有權管制出入境問題,這些原則性條文並未能凌駕基本法第18、19及22條的具體規定;也有說內地口岸區已是內地,但港府何來權力放棄在香港範圍內實施香港法律或法院的司法管轄權?

於是,支持者只能辯說,人大常委會是最高權力架構,說話一言九鼎,權威不容挑戰,國家機構不受法律約束,朕即是法,不接受便是抗拒主權回歸的精英心態。但人大常委會不也是受基本法約束嗎?

事到如今,政府一是修正建議,一地兩檢可以有不同模式,歐洲美加的模式同樣帶來方便和巨大經濟效益,為何堅持政府提出的模式完全沒有修改的空間?二是修改法律,尋求一個更客觀和具說服力的法律依據。與其一意孤行,斷送香港的法治制度,為何不虛心聆聽, 努力去想一些解決方法,這不算是強人所難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