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憲制責任

根據香港現時《刑事罪行條例》的規定,任何人向中央人民政府發動戰爭,或以武力分裂國家,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或公開表明此等意圖,或勾結外國人作以上行為,即觸犯叛逆罪,可判處終身監禁。第10條規定,任何人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發表煽動文字,或發布煽動刊物,可被判處3年監禁。《官方機密條例》則禁止任何非法攝取、保留或向他人提供官方文件,以作任何有損中國或香港的安全或利益的目的。條例更明確涵蓋保安及情報、防務、國際關係等資料。《社團條例》第8條則授權社團事務主任以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所需的理由,或因該社團或其分支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的理由,禁止該社團的運作。

如果香港沒有落實《基本法》第23條的憲制責任,那將如何解釋上述這一系列的法律規定?李飛是內地官員,不熟悉香港法律是可以理解,但他一句香港沒有落實第23條的憲制責任,香港各界不少人士隨即唯唯諾諾,連聲附和,當中還不乏在普通法下獲益不淺的法律界人士。知識分子要有所為亦有所不為,要有承擔亦要有節氣, 否則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中央關注的是港獨的言論,真正要討論的問題是在香港單單提出港獨言論是否要受法律制裁?香港是否需要引入以言入罪的法律?我們是否要製造更多的劉曉波?要麼便實話實說就這些問題作出討論,不要再混淆視聽地提第23條的憲制責任這些空泛原則!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