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我給港大校長的一封電郵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當天我由中午開始上課,一直到晚上近十時才下課。下課後有學生告訴我同學包圍校委會,一些校委會成員未能離去,李國章及校長退回會議室內靜坐了好一會。已離去的校委會委員張達明因擔心校方不肯與學生對話會令同學情緒激動,故特地折返會場安撫同學。在我下課時,示威者已經散去,亦沒有任何人受傷。

事後李國章在校長陪同下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對學生作出了措詞強硬的譴責,並稱會報警跟進。我在一月二十九日向校長發了一封電郵,部分內容是這樣的:

「我認為新聞發布會是一場災難。除了為爭端火上加油外,它沒有達到任何有建設性的目的,亦不利於建立信任或對話……

就當晚的事件而言,我直到晚上9:30才下課,只能從媒體的報道中了解事件。我相信你會有比我更好的評估。不過,在評估時,希望您亦會考慮張達明和同學們對事件的論說。從我所見,學生們當天等候了六至七個小時,他們希望在會議後與李國章對話。他們以為大學正在安排這樣的對話,卻發現警察已被召喚到場,並以胡椒噴霧指向學生,示威群眾中亦有人不斷辱罵學生。張達明基本上確認了學生這方面的說法。學生以為校方會和他們開會,但當校方根本無意安排會面及李國章企圖溜走時,他們感到受騙。這可能刺激了一些學生/示威者作出更激烈的行為。我的印象是,如果校方當時安排和學生直接對話,解釋校委會的決定,情况可能會完全不同……

雖然我們不應該縱容暴力行為,但這種措詞強硬的新聞聲明亦毫無必要。聲明可以是採取堅定但亦理解學生情緒的態度出發,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對採取行動刑事起訴我們自己的學生,我會萬分猶豫和困惑。可能有人認為這種強烈的態度會阻嚇學生,我恐怕這只會適得其反,使對話變得更加困難……

我的觀點不一定正確,但我認為應該讓你知道事情的另一面,這或許會幫助建立溝通。我們需要對話而非對抗。我們需要建立信任和溝通,而指摘遠遠不是實現這一目標的最好手段。」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6日),原文題為〈一封電郵〉,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