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搖旗吶喊

最近和一位中國學者閒談,他慨嘆在中國做學者難,做研究憲法的學者更難,因憲法研究的課題涵蓋政府與人民的關係、憲制的理念、設計和實際運作,這些問題往往涉及政治敏感的議題。當年鄧小平提出黨政分家、領導人任期受限制,以及不搞個人崇拜,當時不少學者均認同這是中國政制現代化重要的一步,不少學者紛紛研究權力制衡等議題。

事隔才三十多年,當年熱烈擁抱鄧小平主張的人,不少今天仍坐在人民大會堂內,以同樣的熱情否定當年他們曾經擁抱的信念!當然,識時務的俊傑,古今中外,比比皆是,但在中國,當黨領導一切的時候,學者不能做一些政治不正確的研究,否則輕則遭削減研究經費,重則教席不保,甚至付上人身自由。國內的大學有七不講,憲制、民主、人權、法治統統不能公開講 。他寄語香港人,要好好珍惜僅餘的自由和法治,在形勢比人強的情况下,無力感是無可避免的,但知識分子最少可以不去為政權搖旗吶喊,不去作政治獻媚!

不知何時,香港也開始有些不能講的議題,假若港府不是自尋煩惱作高調譴責,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會知道戴耀廷在台灣講了什麼。儘管我並不認同戴耀廷的莽撞,但我看不到他有觸犯任何刑事罪行,更遑論除去教席的理據,我更看不到為何維護國家安全便得以言入罪。文革十年,不少知識分子因其思想言論被折騰至死,難道我們真的這樣善忘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