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歷史還是宣傳?

早前中國外交部指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最近李飛來港談到一國兩制的前世今生,對中英聯合聲明幾乎隻字不提;教育局的中史課程大綱,並沒提及六四事件或六七暴動;李飛鼓勵年輕人學好歷史,王振民則叫港人不要糾纏於歷史上發生的不幸事件。這些言論,似乎都在淡化一些中央不想港人記得的歷史。

殖民地的年代,我們讀的中國歷史是由上古史一直到民初軍閥割據的年代,二次大戰後的現代中國是一片空白。回歸以後,情况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中共建國以後的歷史,不但在正規課程沒有交代,即使坊間較具體和客觀的中文論述也一一欠奉,反倒是西方學者不乏對現代中國有詳盡客觀的研究。香港有多少學生認識國共內戰的來龍去脈,明白土改畝產萬斤糧食的荒謬因由,還有延安文藝座談會,百花齊放後隨之而來的反右運動,海瑞罷官揭開慘絕人寰的文革悲劇?京官要港人認識的只是中國美好的一面,這種選擇性的記憶,只會讓歷史隨政治氣候而改變,領導人一朝失勢便可在歷史中抹掉,這不是歷史,只是執政者的政治宣傳。

英國文化的特點是敢於自嘲,敢於面對自己的缺失,民間對政府的嬉笑怒罵,政府只是一笑置之。相對中國人就沒這種氣量,諷刺政權只會落得慘淡收場,百花齊放不是落得百花凋零的下場?

香港學生不喜歡讀歷史,其中一個原因是歷史課只注重背誦記憶,欠缺分析和思考。西方教歷史,注重對資料和數據的分析,如果我們不改變教授歷史的方法,結果只會培養一班不能明辨是非黑白的愚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