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社會信用評級制度

最近重看George Orwell的《1984》,感覺竟然是有點不寒而慄。第一次看這本書應該是在大學一年級, 那時候對書內所描寫的政權,感受是有點遙遠和陌生的。一個全面監控人民思想、不斷篡改歷史和不斷透過宣傳機器製造謊言的政府,好像有點不可思議。

隨着科技發展,政府監控人民的行為變得真實和迫切,由早前美國中情局前僱員史諾登披露美國政府對全球網絡監控,至近日面書承認容讓網絡程式披露社交媒體用戶的個人資料,均只是冰山一角。 大數據的出現,令我們的日常行為在網絡世界中留下足印,或許我們並不介意披露我們的消費模式或我們在互聯網上搜尋資料的紀錄,但當這些資料被收集處理和納入一種評分制度,而這評分制度會影響我們的工作、學業或旅遊時,政府操控市民思想行為的夢魘便指日成真。

中國最近推行社會信用評級制度,就每個公民的行為評分,例如每人有1000分底分,兩次欠交卡數扣50分,網上言論詆譭他人扣100分,參與邪教活動扣50分,受國家級表彰則加100分,諸如此類。信用低者,入職和升職均受限制,可能喪失購買房地產資格、被禁止購買機票、不能獲社會保障,甚至喪失政治權利和株連家人及下一代,子女不能入讀好學校等。這計劃仍在試行階段, 據聞將在2020年全面實施,但據報道已有不少人的出入境自由因評分而受到影響,《1984》所描繪的時代終於來臨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