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選舉

今屆大律師公會執委會選舉引起各方的關注,有人擔心這會令業界分裂,也有人擔心這會將大律師公會政治化,這是對選舉一種不成熟的認識。公會執委由選舉產生,為什麼我們會擔心有競爭的選舉會將業界分裂?過往我們常常批評不少功能團體選舉的參選人自動當選,有競爭的選舉才是常態,長期沒有競爭的選舉才該令人憂慮。

有競爭的選舉會令在位者反思過往的不足,讓參與競爭者提出新的思維。大律師行業內人才濟濟,這次的參選人均是業界的精英,最後不論誰人當選,都會是一個圓滿的結果。這是選賢與能的選舉,不是誰不滿意誰的選舉。

當然,不同的參選人會有不同的理念,我相信所有參選人都會同意大律師公會是一個專業和非政治的團體,然而,對何謂「非政治化」的理解卻可能大相逕庭。有人會認為遠離具爭議的問題便是非政治化的表現,有人會認為支持或批評建制便是政治化。有人會認為公會應該低調慎言,專注於業界事務;我們則相信公會在具爭議的法律或憲制問題上應該義不容辭,引領公眾討論。這是對大律師公會作為一個專業團體角色的不同期望。

選舉亦可以帶出新的思維。假如香港大部分資深大律師,願意每年為法援署或律政署免費處理或檢控一宗合適的案件,條件是有關部門必須同時聘用一名年資較淺的大律師協助,這樣,政府只需以聘用一名年資淺的大律師的公帑便可獲得一名資深大律師的協助,資深大律師的參與是對社會的回饋,年資較淺的大律師亦可得到寶貴的經驗,這是否一個值得思考的方案?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