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醫護之間

日前醫委會就病人遭紗布封喉致死的紀律聆訊,裁定涉事的醫生兩項專業失當罪成,被停牌六個月。事件引起前線醫生強烈不滿,有醫生組織認為,「護士做錯不應由醫生負責」,批評醫委會嚴重損害專業互信和合作。

醫生的責任大致可以分兩方面:第一是專業疏忽的責任,這是指在當時的情况下,該醫生的診斷是否達到一位合理的專業醫生的標準。醫委會認為,被告醫生巡房八次,造口長時間被紗布蓋着,物理治療師的報告亦有記載,但該醫生仍未能從紀錄中發現護士出錯,屬不能原諒的錯誤。換言之,醫生的責任並非為護士的錯誤包底,而是一個合理的醫生在這種情况下應該能夠發現錯誤,這是醫生本身的專業水準。

前線醫生強調醫生和護士是伙伴而非從屬關係,這涉及第二種的責任,即僱主須為僱員的疏忽負責。這方面的責任建基於僱主或上司對下屬的管理權力,即使僱員或下屬的工作高度專業, 例如僱主可能對電腦一竅不通,但他還是要為專業僱員因電腦疏忽引致的損失負責。這種責任,一般但不一定建基於正式的僱傭或從屬關係,要視乎在相關事件上,一方對另一方的工作範圍或模式可以有多大的主導或決定權。

現代醫療涉及不同的專業,醫生一般不該為其他專業的失誤負責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似乎並非醫委會判決的基礎。至於前線醫生指出公立醫院醫生的工作極度繁重,資源和人手不足,則是政府應該正視的。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