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開明紳士

近日京官頻頻在香港大談國家安全,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指出,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只有一國,沒有兩制。近日喬曉陽亦表示,港獨問題並非言論自由,所以在港獨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

這些言論,將國家安全和兩制對立起來。香港和內地實行兩種不同的制度,但這並不表示普通法制度不尊重國家安全。事實上,國家安全非中國獨有的問題,英國、美國、加拿大等西方普通法國家,何嘗沒有國家安全的問題?在英國,就蘇格蘭獨立已曾作多次公投;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獨立的問題亦曾鬧上聯邦最高法院;在美國,夏威夷也曾多次提出獨立。這些國家沒有阻止這些言論,亦沒有因此導致國家分裂。

一國兩制要保存的不單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個制度,更重要的是保存和維護兩個制度不同的基本價值。香港承襲普通法制度,強調法治,崇尚自由;國內實行人民民主專政,共產黨領導,對黨和國家的批評的容忍度極為有限。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兩制的分別並不在於維護國家安全,而是在於怎樣維護國家安全,這便涉及兩制中對自由不同的價值觀念。喬曉陽認為談論便等於渲染,渲染便等於圖謀分裂,這種高度設防性的推論,和普通法崇尚言論自由、不以言入罪的價值觀是互相衝突的,而這兩套不同的價值觀,正是一國兩制所要保存的。開明紳士仍然可以維護國家安全,分別只是使用開明的態度還是高壓的手段。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