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培:填平船灣淡水湖? 匪夷所思

早前香港大學發表一份土地研究報告,其中一項建議提出將船灣淡水湖部分填平造鎮。這報告針對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以新思維大膽提出意見實屬難得。不過將一個運作良好的大水庫填平去增加土地供應,實在脫離實際。

筆者在水務署工作多年,我想就水資源、供水運作及環境保護這幾個角度,為公眾提供一些資料及觀點。

水資源破壞容易 建設困難

(1)水資源——香港土地有三分之一用作集水區,亦是郊野公園的主要構成部分,世界上少有一個地方在稠密的環境下,發展出具優秀集水功能的水庫群。現在東江水的長期供水協議確保了香港食水的穩定,不過本地集水區仍然提供約三成的食水。過去10年,按水務署公布的資料,平均每年有2.46億立方米的食水便是來自本地集水區。船灣淡水湖的儲水量有2.29億立方米,佔全港水塘的總存水量四成,如果將它填去,全港的儲水量便會少四成,全港的集水能力亦大約失去四成或更多,這樣是會影響食水供應的穩定。這建議與香港現採納的「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是相反的。世界各地都想盡辦法發展及利用天然水資源,建造相關基建設施,發展「再造水」、「中水重用」等等,這是最符合環境保護、經濟及能源效益的水資源策略。海水化淡雖然是可以作為其中一種資源發展,但並非可以全部依賴。水資源破壞容易,但建設困難!

(2)供水運作——香港的供水系統經過幾十年的建設,已發展成一個非常成熟可靠的輸水/調水網絡,這裏不打算詳細介紹。筆者在這裏想指出的是船灣淡水湖因它的地理位置及功能,對整個供水系統,包括接收東江水、儲存、調配食水方面肩負一個中樞調配功能。湖內建有兩個大型抽水站,具調配水源功能,東江水也是經由船灣淡水湖及它的輸水系統儲存及分配,經抽水站、輸水隧道網絡運往其他水庫或供水系統。另一個大型水庫——萬宜水庫——的輸水系統便是和船灣淡水湖相連接,如果失去船灣淡水湖,整個萬宜水庫輸水系統會受到很大限制。所以船灣淡水湖除了集水及儲水功能之外,其實還發揮着一個調配水源的中樞功能,其中一個效果就是減少整個水庫群因滿溢而流失的風險。此外,船灣淡水湖的大容量還提供一個水質的穩定作用,確保水質的風險受控。它可說是香港供水系統中的心臟水庫。

破壞環境 和主流共識背道而馳

(3)環境保護——船灣淡水湖本身就是郊野公園的一部分。香港彈丸之地,竟有三分之一地方用作集水區及郊野公園之用,這本身就是世界上罕有的水資源保護成就。郊野公園的邊陲土地尚且有人珍惜,環保人士豈可容忍船灣淡水湖這個景致優美的地方遭到破壞?况且它經過50年的淡水環境,已經孕育出很多適合在這個環境生長的魚類及不同生物。任何大量工程都會對已發展的淡水湖獨特環境造成很大破壞。

黃泥涌水塘、薄扶林水塘等細小的水塘現在已經不再提供食水供應,不過這些水塘仍然保存作康樂或其他用途。水塘、集水區和郊野公園,是供水、保護環境、旅遊和康樂的一個共同組成部分。貿然提議將水庫填平,無論是什麼原因,這種破壞環境的建議是和社會的主流共識背道而馳。

毋庸置疑,香港需要更多土地作發展之用,我們需要創意和新思維突破種種瓶頸。50年前香港為解決水資源的問題,船灣淡水湖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在海中興建的水庫,在當時來說是一個極新的思維。船灣淡水湖是香港50年前成功解決難題的標記。這世界級的水務傑出工程成就得來不易,盼望香港人能夠保存並且繼續發揮。

作者是水務署前總工程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