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培:應否取締人手挖掘小型隧道工程

早前紅磡機利士南路中電地盤發生地下小型隧道工程工業意外,造成3名工人死亡。傳媒報道一般質問為何工人在密閉的工作空間沒有佩帶安全帶等問題。意外的調查工作仍然進行中,筆者不敢妄下判斷。不過一個原則問題似乎被大眾忽略,就是為何要以人手操作這些風險極高的地下工程項目?有沒有替代的工程解決方案?筆者想從這些角度探討這些議題。

地下小型隧道工程風險極高

筆者從事水務工作多年,對地下管道的建設、運作及維修有一些經驗。這條中電興建的地下管道其實是一條地下小型隧道,這是一個風險極高的工程。以筆者的經驗,如果有其他替代的方案,首先應該避免使用這個地下隧道方案。縱使因為交通擠塞或者地下空間的限制而必須設計地下小型隧道,也應考慮使用「水管推頂」的機械挖掘方法。這種方法成本較高,但可以降低工程及工人安全風險。

市區內馬路下的隧道工程是極高風險的建築活動,風險來自隧道結構在不同深度的穩定性、泥土崩塌、地下水的影響、隧道臨時支撐的有效性、品質控制及監察的困難等等。因此整體工程的風險和安全評估及監控非常重要,這是工程師的設計及監管責任。中電作為僱主及執行項目工程師的角色,負有這方面的責任。

地下小型隧道的工程不單止是密閉空間的風險,風險還來自地下水入侵、水土突然流失、沼氣、煤氣泄漏、土地沉降引起水管爆裂等等風險。工程質素如何保證?如何有效監管?在狹小空間是否只依賴工人的常識判斷?所以地下小型隧道建設所要求的工業安全的籌劃和評估是非常嚴格,這不單是安全帶的問題,還涉及一個系統風險評估以及如何有效監控的問題。此外,如果這些地下人手挖掘的小型隧道工程的質素欠佳,一般都會引致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經過一段時間,路面會下陷,比較嚴重的會引致水管爆裂或其他管道的損毁。

工程的設計應該以人為本。這種密閉式的工作空間狹小,工人需要屈膝而行,面對沼氣、氣體泄漏、滲水等等風險,工作的困難和壓力可想而知。所以從工人的安全、身心、環境、健康等等角度,作為一個工程師,這些工序設計都應該極力避免。

多年之前,香港地基工程習慣以一種人手操作的「沉箱工程」作打樁的用途,原理就是地底隧道的概念,不過不是橫向,而是垂直的工程,直徑一般是一米至一米半。工人以人手挖掘,有了適當的深度以後,便以混凝土加固四周,然後再挖,一直挖到岩石層。「沉箱工程」操作風險十分高,風險來自地面跌下來的物件,包括碎石、建築器材,此外就是地下水、浮沙隨時湧入,不明氣體的入侵等等。人手「沉箱工程」已經被政府禁止,除非在一些非常特別情况必須使用人手挖掘方式,要經過有關當局批准,方可進行。

許可證制度值得探討

現在香港一般地下設施都是採用「明坑挖掘」傳統方法,現在馬路一般見到的管道工程都屬於此類。在馬路的範圍,開掘馬路的批核工程屬於路政署的管轄範圍,路政署一般以小型工程的準則簽發開掘馬路的許可證。這裏是否有一些灰色地帶、道路工程許可證的簽發制度是否能夠有效規管這類風險極高的地下小型隧道工程,這些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作者是水務署前總工程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