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政:「袋」「唔袋」都死的中央方案

政改走到這步,民主路可能已到盡頭。人大落閘之狠,徹底將香港政府架空。民主派與中央之間已再無緩衝轉轘餘地,未來數年,恐怕衝突將持續白熱化,而雙方實力雖然懸殊,但一方負隅頑抗,誰輸誰贏都不會輕鬆。面對這急速惡化的管治困局,集中討論應否「袋住先」似乎已落後於形勢:因為無論是「袋住先」還是「企硬」,都完全無助減緩局勢惡化。

先講建制派酷愛的「有票就要」。即使政府真的在立法會成功撬票,讓政改通過,袋住這個「假普」制度,就能化解政府權威長年不受市民接受認同,致使無法施政的困局了嗎?本來一個真正讓不同政見人士競爭的民主制度的確有助重建政府威信。擺開一大堆機制理論不談,就八個字:「公平比試,願賭服輸」。只有公平地接受挑戰,才會成為真正強者,才能服眾,就是輸了一方亦不得不服,因為輸打贏要,難看至極。舉個例,如果一次考試將近,一個成績普通的學生找來黑社會人物,將半班成績比自己好的同學打到入院,無法赴考,再沾沾自喜地榮升第一,班中校外,誰會服你?口中說「服」也只是怕你後面的打手。中央方案要建立一個對手無法參與的政制,而希望對手承認你是名正言順的勝利者、值得擁有勝敗雙方都認同的權威,這完全是緣木求魚。會這樣希望的人還是回火星吧,地球不是這樣的。

然而,否決又是否出路呢?如果原地踏步就能解決管治問題,香港哪需要耗上數十年去否決一個假普選方案?更讓人憂慮的是時勢與十年前已大為不同。公民社會茁壯成長而日趨政治化,傳統政治領袖再無能力駕馭領導社會,政府威信惡化到接近無人相信這個制度能公平地處理任何紛爭的地步,親中泛民激進勢力相相抬頭、銳意正面衝突,「精英文官制」及「司法制度」等殖民地留下來的制度正快速地失去政治緩衝作用;與此同時,種種社會經濟公共政策問題雖亟待解決,卻無人能整合足夠政治能量推動真正意義的改革。凡此種種,十年來的共識是必需先解決政治認受性問題,始能凝聚力量處理其他問題。然而,「袋住先」固然無濟於事,「否決」同樣無從解決。相信香港將會進入一個比以往更困難的時期,我們將赤手空拳、分神內鬥地面對一連串巨大社會經濟問題。無論「袋住先」還是企硬,這都無法避免。

當各界惋惜香港無民主時,我們必須留心,這次中央從我們手上奪去的,並非只是「決定自身命運」這天賦人權,更是摧毀了一個(也可能是唯一一個)解決香港最根本管治問題的契機。中央落閘後的方案,袋了固然有不少害處(這另文再論),但可悲的是無論袋不袋都於事無補。當下我相信所有政治學者對前局都憂心忡忡,而且大概誰都無真正解決方法。但無論當下感到多無力,我們都必須直視現實,並重新思索出路。

最後,想借德國社會學之父,馬克思・韋伯一句話。在一次大戰德國戰敗後,納粹黨方興未艾之時,他說:「縱然我們既非『領袖』亦非『英雄』,但我們都得做好覺悟,讓內心平靜而堅毅,值當一切希望隕落之時,仍要勇敢地前進。」(1) 願與同憂人共勉之。

(1)”And even those who are neither leaders nor heroes must arm themselves with that steadfastness of heart which can brave even the crumbling of all hopes.” Politics as a Vocation, Max 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