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庭:《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紅色濾鏡下的現實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要麼成為怪物,要麼成為怪物的食物。是筆者看畢九把刀最新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後所想到的一句話。片名已經表明校園加上怪物兩大元素,不過當中的校園不只是校園,怪物也不僅是怪物,兩個元素只是九把刀刻劃都市人性的切入點。筆者不是九把刀的書迷,單從他所編導的電影作品去看,筆者認為今次電影向觀眾展示了其創作及用畫面說故事的可能性,同時從商業片中展現了個人視野和風格。

校園是重點,那老師當然是重要的,也因此是在片名中首個出現的角色。在片中老師作為引導者對下一代的影響相信定有他論,筆者著眼的是片中的老師本身。九把刀談及他不是批判宗教,筆者亦認同。這老師令筆者思考城市中很多人都想要追求一種心境的平靜,處之泰然的冷靜,宗教或許只是某種途徑,但追逐一種心境可能會變成自以為是的過程,而這過程其實只是對個人情感不斷的壓抑。最後抑壓的會像充滿氣的氣球一樣一戳即破。被藐視而一觸即發的不是她的宗教,可能是她保持的形象,亦可能是她所賦予的寬恕。鏡頭雖然淡出還在說話的老師,轉向憤怒的段人豪(蔡凡熙飾),但作為引導者的她的說話,其可怕絕不下於她所喚醒的「怪物」(段人豪)。

片中手機明顯是對真實情況的控訴,無論做甚麼事,看到甚麼,一律先用手機拍下來。就先不論最變態的段人豪,在體育館中我們可能可以看到自己,先拍照先拍片,又或者在人群中懼怕走出來,麻木、冷漠、軟弱,我們活在鏡頭背後的時代,看著手上的手機發現自己無法指責別人。

電影的復仇題材和橋段結構未令人有驚喜,因為類近日韓近年大量的復仇題材電影,而片中所探討的好與壞則令筆者想起不少日本動漫。其中一套想起的動漫是《東京喰種》,雖然不如動漫中建立起普通人和食人的人雙方之間的矛盾,但《報》同樣令人思考即使真的有食人的人,普通人也不一定就不比他們更像怪物。而對於探求何謂好壞、對錯、正義,筆者則想起動畫《Faith/Zero》,《報》片中主角林書偉(鄧育凱飾)跟動畫中的主角一樣,在尋求正義的途中失去了對正義的概念。

由臉上顏料所畫的表面偽裝,大吼「我跟他們不一樣啊」,到向肥胖女生淺笑說「你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我們」,這是主角的改變,也是電影對誰是怪物的看法。而與他們不一樣的肥胖女生,一直是坐著課室外的,她是被隔離的、邊緣的,但她也說不上是個好人,只能說是躲避成為壞人,而我們也永遠不會知道她所壓抑的,何時會爆發。紅色濾鏡的一段令電影的可讀性提高,這比用藍色、黑白,或是鮮血淋淋感覺更要冷冽一些。令筆者眼看這個絲毫不再顫抖的林書偉,不禁回想是否他對小怪物說要做件對的事,就是殺戮而不是拯救?而拯救只為活命?手機天文警報響起,他跑去打開的到底是預先安排的逃生門,還是預先安排的武器?

誰是怪物?誰又不是?這相信是大部分人看畢電影後會在心裡問的,亦各自有著答案。電影明明是校園加上怪物,卻又令人感覺到某種寫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