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一個票站代理人的觀察

3.11補選是我首次擔任監察投票代理人。作為多年的選民,亦做過助選團義工,今次卻能身在票站近距離觀察選舉,所見所聞令我大開眼界:建制派如何動員投票的事件聽聞不少,但在眼前發生又阻止不了,固然可憎。可是,我沒想過最令我憤怒的,不是建制派不擇手段手拉票方式,而是票站主任對於選舉規例的無知,以及對選舉莊嚴的漠視。

根據《立法會選舉程序規例》,作為候選人授權的票站代理人,是協助候選人觀察整個投票的進行過程,以防票站出現不妥當之處。我們會配上寫有「監察投票代理人」的灰色圓形襟章以作悉別。

我們如有發現任何違反選舉規例,會構成選舉不公平或侵犯選民私隱的情況,都必須要指出。由於我們不可以接觸選民,所以所有情況,我們只可以向票站主任反映。長達14小時的投票,可以發生很多「千奇百趣」、意想不到的狀況:有人在票站內拉票;有人拒絕在投票間投票;有選民戴黑超與口罩,職員無對身份證上的照片都發出選票……只是我沒有想過,票站主任竟然犯上最低級的錯誤,向我透露某位選民支持哪位候選人﹗

一名長者在票站內,表示不知道要投票予哪位候選人,需要向其家人查詢投票意向。票站主任竟然協助長者,容許二人在票站內交談。這絕對是違反選舉規定。當我向票站主任指出事件時,對方竟然向我透露,長者是支持我代表的候選人,又稱長者年紀大認為無所謂。我不想揣測票站主任是否以此暗示我不應就此個案作出投訴。而我亦有提醒對方觸犯了規例,就事件提出投訴及。

另一個例子:我留意到票站職員沒有好好核對選民與身份證上的照片,竟直接向一名戴上黑超與口罩的市民派出選票;又沒有做好措施,保護票站職員桌上的選民登記冊,令選民有機會看到其他選民的個人資料。可是,當我向主任提出時,他都是敷衍回應,只是提示職員「留意下啦,雖然我都唔覺有咩好睇。」

他的態度完全反映他漠視選舉莊嚴與公平公正的重要性,只認為代理人是在挑剔他們的工作。

我知道作出正式投訴才會有「白紙黑字」的紀錄,否則所以不公平的事情都只會石沉大海。可是當我要求記錄票站違規情況時,他都以惡劣的態度,諸多推搪。直至我以強硬的態度多番要求下,才肯「落簿」。

我明白,又有誰喜歡聽到投訴?我不是要為票站主任敵視我而抒悶氣。只是票站主任或職員漠視選舉的莊嚴,對選舉程序規例又完全不熟悉,實在令我非常失望。

票站職員都是公務員,毋須面試,培訓半日就可以於票站工作。可能對於部分人而言,選舉只是一個「賺外快」的機會。但在我心目中,選舉是莊嚴的。選舉是公平、公正,讓每個人不論身分,公平地藉着選出他們認同的候選人,去表達他們的意見。我們的社會無法所有事情都全民投票決定,只可以靠選出能代表自己價值觀、信念的人發聲。

不只一名選民向票站職員查詢:「我的剔號不是向上,選票不對會被DQ嗎?」票站職員閒聊說選民太擔心。其實,這完全反映選民對他們一票的重視。

每一張選票,都是珍貴的。因為選票代表民意,代表每一位選民的聲音,更加是表達了對他們希望香港有怎樣一個未來。如果因為票站主任對選舉規例不熟悉、對投票不認真,令到別有用心者,乘虛而入。那麼選民真心真意的選票,就會被那些以欺瞞詐取、誤導選民的方式得來的鐵票抵消掉。那是多麼可悲的事。

對於選舉主任的失職失責,固然有官方的投訴程序作追究。但更應檢討的是,是選舉事務處如何招募及培訓公務員,令他們改變心態,願意去認識選舉條例、遵循選舉條例。當然,在選舉當中,最漠視選舉莊嚴、最不遵守選舉規例的就是香港政府,否則,又何來周日這場補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