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Damon:社交網絡×圖片×短片 組成新類型電視劇

HBO的Girls終於在第六季完結整個系列。創作人Lena Dunham將當代紐約年輕女生的情慾生活真實呈現在電視,不僅為HBO吸引更多年輕觀眾,更屬當代以寫實手法反映年輕人面貌的電視風格代表作。隨着網絡短片與社交網絡興起,年輕人習慣追看網絡紅人用短片分享生活瑣事及業餘製作,舊式電視的敘事與人物描寫已不合時,難令年輕人投入。像不久前介紹的挪威青春劇Skam,就是徹底擁抱新媒體的最佳例子,劇集為每個角色開啟社交網絡帳戶,並不時有圖片與短片更新,官網定期發送幾分鐘的短片,再在電視上整合播出完整集數,乃屬當代混合媒介的電視新方向。

瑞典兩年前則有Boys,講述兩個來自北歐潮流、文化首都Stockholm的年輕潮人hipster追尋自我,向音樂發展的故事。與一系列新世代電視劇一樣,Boys每集僅大約十五分鐘,劇集重點不是劇情或主故事的推進,而是以自然的演技與對話捕捉瑣碎生活感、城市的年輕面貌以及年輕人的心理狀况。

有空間自由追尋創意事業

Boys不只切實地把從事文化創意行業的瑞典年輕人的生活呈現,更可愛的是它以自嘲幽默的筆調,將國際傾慕的Stockholm創意環境裏的自戀輕狂的一面風趣浪漫地呈現,令Boys成為一套獨一無二的瑞典當代小品。兩個男主角無論是其瘦削身形,身上充滿個性的二手古著,到他們玩的那些迷離飄逸的電子流行音樂都是北歐hipster寫照。尤其如果你是scandiphile北歐迷,Boys正好滿足你的好奇,一窺瑞典年輕人如何幸運,能夠置身在一個充滿文化的城市中,有空間與自由追尋自己喜歡的創意事業,不會像香港一樣連過基本生活都被迫得喘不過氣來。

年輕人在香港像連性空間都沒有的討論最近才獲注視,看丹麥最新的Yes No Maybe一定充滿感慨。此劇講述作者男主角Mads,被女友離棄後開始用如Tinder的dating App「Yes No Maybe」的尋偶故事﹕一集一新歡。香港不特別流行Tinder,歐美則是十分普遍,要雙方都有興趣才能開始對話的設計讓用家浪費較少時間,並免受自己無興趣的對象苦纏騷擾,更重要的是每次相約都像是全新的小冒險——這亦是Yes No Maybe吸引的地方。Mads搭上不同類型的女性,有神秘藝術家、單親母親及其女兒,全都像在經歷身邊朋友的Tinder故事。

不過,挪威的NRK更忠於真實,他們有一系列超短單元網劇都是公開收集真人真事,再將他們拍成精短故事。早前Dumpa是情人掟煲的故事,最新的Pa Fylla則是飲醉酒,酒後各種傻事怪事瘀事,他們如實拍出,真事有時比虛構更荒謬。

電視科技不只要與時並進,電視的內容及敘事,都應緊隨年輕人的習慣而改變,不然電視就與時代脫節,變成師奶或白髮軍茶餘飯後無所聊賴才看的都市閒情般的娛樂。

文:陳damon(chandamon.com)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