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鄧寇克大行動》不言而喻的戰爭之惡

我喜歡《鄧寇克大行動》。

一如既往,入場前我沒有刻意找影評來看,買票,就因為想看看路蘭拍的戰爭片是什麼樣子。路蘭很神嗎?又不是,只是他總有本事在娛樂觀眾之餘,在文本中混進一些似虛還實、似是而非的想法,令人忍不住反覆思量。開始認識他是《凶心人》,電影讓我很認真地思考「記憶」的本質和價值;《潛行空間》那個到底有停沒停的陀螺,亦引起了很多爭論;到了《星際啟示錄》,蟲洞和黑洞我一知半解,但這不是重點,我不喜歡的是劇本對兩對父女的處理,愈看愈納悶。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鄧寇克」作為一個戰爭片題材,算是豐富還是單調呢?當年英法兩軍坐困愁城,苦候救援,情勢被動,如果期望戰爭片必然有連場激戰,或者血肉橫飛,這電影顯然叫人大失所望。莫講對戰,連敵軍樣子都沒見過,只不知從哪會飛出子彈,好不容易擠上了船,又不知何時會被魚雷突襲,找到可容身的棄船,卻慘成練靶的目標。海的對面就是家,但這邊延綿的海岸線,無遮無掩,敵人在海陸空,空中掉下炸彈時,爆完後是死是活,由不得人說。隨着年輕茫然的男主角的視線,走在沙灘上,想的不過就是逃命這回事,但一路走來,死亡如影隨形,觀眾投入得了的話,可以感到冰涼的海水,渾身沒一處是乾的。

戰爭片拍得多神乎其技都好,終極信息離不開「反戰」。《鄧寇克大行動》從頭到尾聚焦在命如螻蟻的小人物身上,戰爭之惡,不言而喻。

一如既往,更精彩的是電影引發的爭論,連續幾天看了各方評論,另有啟發,下回續談。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8日),原文題為〈戰爭片〉,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