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鄧寇克大行動》引發的評論

《鄧寇克大行動》引發了我看來算是相當激烈的爭論,這很好啊,對作者來說,能夠得到認真的評論,不管是讚還是彈,有人看了,而且關心,一定是最好的回報。之前《星聲夢裡人》,身邊有人很喜歡,有人很討厭,各自表述,不像這一回,喜惡不同的兩批人,從評論電影本身,轉而評論彼此的判斷上去。

爭論到最後,關鍵問題是:誰比誰更懂看電影。

看了幾十年電影,有些電影我很喜歡,卻不明白,有些打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已經知道整套戲會是什麼樣子,明白到不得了,就是不喜歡。電影當然很複雜,但坐在觀眾席,投入別人苦心經營的幻象,付出的是戲票和時間,除此幾乎毫無負擔,離場時撫心自問一下,喜歡不喜歡呢?沉澱一會,再慢慢回想為什麼有這番感受,百多分鐘光影,被什麼觸動,或觸怒?那是因為情節喚起了個人記憶,還是電影本身的問題?我不知怎樣才算「懂看電影」,把一齣電影變成一場和自己的對話,是最起碼的「值回票價」。

因為喜歡跟自己談電影,我認為一個人看戲是上佳享受,跟其他人看,散場後至少要一起去喝杯茶,不用急,慢慢整理,交換大家最深刻的瞬間,以此為線索,拼湊出彼此的同和不同,拍拖所以要看電影,因為在這些絮語中,方能發現戀人在美感、價值觀、喜惡、品味這些抽象事情上的差異。看完《鄧寇克大行動》,一個極愛,一個極憎,不要緊,用愛與和平說服對方,你的見解是基於一二三四五六論據的,為了電影辯論,不該燃起敵意,有興趣又有能力評論電影,這是多大的福氣,請珍惜願意和你爭論路蘭是否大師的對手。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31日),原文題為〈評論〉,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