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對話的條件

關於「港獨」,認識的人中,莫說宣揚,連討論的興致都沒有。如果這真算一場風潮,我的感覺無疑太遲緩,如果說一切爭端是為了消滅大逆不道的念頭於萌芽階段,如今鬧到街知巷聞,日講夜講,而講來講去也就是那幾個字,這麼鬧下去,叫人禁不住好奇,用力這麼猛,效果會否適得其反?

為了保持頭腦冷靜,除了每天讀新聞,我完全沒有跟進社交媒體上的帖文,幾天後,當我從沙堆伸出頭,一如所料,我並沒有錯過什麼,畢竟,對罵不是對話,深入討論再度從缺,人肉搜尋永遠更吸引眼球,而標語和表情包,比起羅列事實和觀點,當然方便快捷。

類似的對陣,這些年也見過不少了,但每一次,看到排山倒海的陣勢,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難道所有人都是傳說中的打手?發自內心、真誠信奉自己在捍衛的價值的人呢?他們為什麼不高興?他們理想中的社會是什麼?他們有沒有在聽對壘的人在說什麼,有什麼回應?如果雙方坐下來,面對面,平心靜氣來一場對話,他們會拿出什麼見解來說服彼此?

朋友聽我這一堆問題,嗤之以鼻,說:「你完全miss the point,現在重點是表態,不是對話,誰要跟誰對話?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已經失去了對話的條件。」

我靜默了一會。我不是不知道,在立場先行的當下,有意義的對話是難上加難。然而,除非我們甘心讓仇恨和憤怒繼續蔓延,我希望,我們仍未放棄尋找和建立有利對話重新開展的條件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