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自封KOL

世界變,這幾年叫人講「我的志願」,居然有人情真意切地表示:我想做YouTuber。乍聽想笑,但見來者態度認真,只好忍住。以前看港姐,常常聽到佳麗說自己最想成為傑出的演藝界人士,一樣覺得可笑,並非笑人不自量力,而是演藝這種營生,講求人氣,觀眾緣是何其虛幻的物事,來時不知為何,要走亦留不住。在我看來,YouTuber的性質大概沒差多少。

最近,在臉書看到有人寫「自從成為KOL後……」,當場嚇一嚇,還以為這些名號只能靠人家給的,竟然有人理直氣壯地自封KOL。我天。

落後於形勢的,顯然是我本人。沒隔多久,跟一個高中女生聊天,她說,如果有天時地利人和,她不介意成為一個KOL。

問題一定出在我身上。這些天,留意到某些同輩在臉書上頻頻發文,起初有點奇怪,他們怎麼忽然成了「話癆」,說的又不見得是什麼真知灼見,反正意見你有我有,如果說的是常識(或僅僅是陳腔),何解洋洋灑灑寫上幾百字。當然這些心底話不能當面問,直到有朋友提起,說某某近來的動作,無非為了轉型當某個界別的KOL,我沒敢去跟當事人求證,只能暗中觀察,從行文的語氣、採用的相片,以及對留言的積極回應,又果然初具網紅的氣場,只欠一把東風,誰曉得人氣什麼時候旺起來,人間又添KOL。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