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責任和愛

網上瘋傳一段訪問,有人問地盤工人為何在惡劣天氣工作,「是因為愛還是責任」?眉眼有點風霜帶着倦意但不失型仔的哥哥說:「係窮呀!XYZX!」爆出四字粗口時,流利而霸氣,笑笑口,幾調皮。短短十多秒,大快人心,哈哈大笑完,忍不住再看一遍。

係窮呀,講咩愛呀?責咩任呀?理想?飯都開唔到理咩想呀?

真是至理名言。有時文青上身,是但噏,夢想理想勇氣大愛責任包容等等詞語可以不假思索衝口而出。瘋傳片段的前文後理不清不楚,不知問和答的人在什麼場合對話,但只是寥寥數語,就演活了所謂離地和貼地的鴻溝。

由是想到這些年流行起來的後物質主義,大意是世代更替,新一代追求和執著的,不一定跟物質生活有關,更多趨向精神層面的,或關懷社群,或成就自我。有一陣子我也嚮往過這境界,心想如果世界有這轉向,物慾退場,理想抬頭,豈不快哉?不過不用多久,就發現後物質生活成本特別「高昂」,若無穩健的經濟基礎,後物質作為理論即使很吸引,實踐起來相當艱難。

地盤工人一句豪言,冷水照頭淋,生活就是鬼叫你窮呀頂硬上啦。有趣的是,當你態度從容,神氣活現,會令人覺得窮得有質素,有錢又唔係大晒,話裏透出了愛,流露了責任,於是,雖然連同粗口總共只說了七個字,竟叫人回味再三。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