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負販者,必有尊也!

小販,不是共產黨的敵人。至少不是毛澤東和習大大的敵人。今天,與小販為敵的,是爭逐政治酬庸的利益集團,是盤根錯節的官商共同體。

一九五三年二月十八日,大年初五,毛澤東在武漢黃鶴樓外,與一名賣臭豆腐的小販攀談起來。還用左手摸了摸一名小女孩的頭,並說:「我長得有點像毛主席喲!」。此時小女孩高喊起來:「毛主席來了,毛主席來了!」群眾隨即高呼「毛主席萬歲!」習大大二○一三年七月考察武漢毛澤東故居時,也曾在毛澤東這幀舊照前,駐足良久。

小販,《漢典》解作「小批量販賣商品,沿街叫賣或挨戶出售日用雜貨的人。」《禮‧曲禮》有云:「雖負販者,必有尊也。」說明中華文化從來也有尊重小攤販的傳統。

香港的小販由來已久,據說早於唐朝已有販賣冰製食品,為民解暑的小販。國寶《清明上河圖》描述的汴京,便仔細繪出從鄰近鄉郊前來的小販,販賣的商品包括農產品、牛羊、手工日用品等。

小販雖非中國獨有,但香港的街頭小販,卻是自本自根的本土文化,是歷史的構成部分。本土文化非但無罪,更理應承傳,發揚光大。但捍衞本土文化,卻被迫上梁山,成為權貴口中的「暴徒」。說明香港的權貴,不僅與香港市民隔了一個太平洋,與毛澤東習大大,亦似乎相距十萬八千里。

小時候,母親以衞生為由,不許我們吃街頭小食。但每次與父親「單獨」逛街,也會吃蘿蔔餅、炸蕃薯。長大後,有一段時間每晚半夜才回家,時值隆冬,很多時候也會在街邊檔買裹蒸粽回家,把家人從暖笠笠的被窩拉出來,但大家都不會抱怨,只有一同舉筷,爭先下箸的溫暖。

曾經是經濟寒暑表的小販,也是枯榮周期的一種緩衝,為香港經濟貢獻不少。小販們也頗「自律」,不會在時裝店外賣衣服,不會在酒樓門口賣「碗仔翅」,亦不會在珠寶店前賣「朱義盛」。市場自有一套潛規矩。太過份的時候,便來一次「走鬼」,之後又回復自然。

不知從何時起始,這一套市場秩序開始失效。零售、飲食、業主……紛紛群起攻之。尤其是形成了寡頭壟斷的利益集團。君不見今天市民幾乎不能「逛街」,早已變成了「逛商場」!這正正是市場失效!但這種失衡狀態,卻又是政府「干預」的結果。政府的小販政策,由管理,改為收緊,最終目標是消滅。表面上是市容問題、消防問題、衞生問題,但實質上就是保障利益集團,嚴控社會秩序,制約市民行為。

當利益集團與特區政府形成了命運共同體之後,經濟利益更提升至政治考量。從雞蛋仔阿伯,到桂林街夜市,到鑽石山黃大仙,到良景旺角……,這個政府已向小販全面開戰。可不要忘記,二○一一的茉莉花革命,是由一個無牌小販自焚引起的。「高瞻遠矚」的梁特,自然視小販如眼中釘,肉中刺,拔之而後快。

值得注意的是,梁特與特府對這次大年初二凌晨的警民衝突,反應出奇地快準狠。特府高層與極高層口徑異常地一致。就是「不相干」的運房局局長張炳良,也同聲「讉責暴徒」。而教人更感意外的是,梁特自二○一二年當選後,首次留港度歲。大年初二亦第一時間會見傳媒,將旺角警民衝突定性為「暴動」。種種情狀,是否另有不足為外人道之玄機,實在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