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聽過粗口

出爐港姐佔中期間網上留言,痛罵藍絲阿伯非禮黃絲女子,由於中間夾雜了粗口,反佔中網媒如獲至寶,高叫交回港姐后冠。

如果不是因為政治立場,香港人什麼時候變得有說話潔癖了?

先說電影。曾經,香港人對粗口有「種族歧視」。外國電影對白,句句不離fxxk,大家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即使大陸電影、台灣電影,操操媽媽之聲,也不覺礙耳。可是,只要是廣東話,有粗口的即變三級。現實世界常常聽到的,出現在電影,反而不習慣,真有點奇怪。不過,這幾年講粗口的或以講粗口做噱頭的電影太多了,大家又習以為常,不以為怪。

再說學校。大學裏講粗口的學生不在少數,只是他們絕少在老師面前講。尤其是那些學電影的學生,要他們在拍片現場禁止粗口,比要他們在早課不遲到還要困難。他們懂得在適當場合講與不講,已經是一種節制。

在道德潔癖者眼中,講粗口當然不對,可是,香港何曾是個道德潔癖社會?假道學的,倒是充斥城市每個角落。所以,我非常認同前港姐所說:今日社會,很多說話,比粗口更難聽。

不要偽善了,誰人沒有說過粗口,或至少心裏說過?尤其在這墮落年代,爛人爛事層出不窮、天天新鮮,看得人憤怒的、沮喪的、荒唐的,迫得人明裏暗地罵幾句粗口,有幾奇怪?

那些拿着反叛青少年講幾句粗口,拿着立場不同港姐網上粗言來說事的人,真的以為自己很道德嗎,還是另有所圖?

(原文載於2016年9月17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