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言曷:罷課的第三堂課::成長與不聽話

作者:雨言曷@教育工作關注組,曾任小學老師,現職中小學教育心理學家

近年,香港的中、小學都在各科課程加入「訓練創意思維」、「提升批判技巧」等目標。乍看之下,大家會以為香港歡迎「有個性」、「不聽話」的人,可是,只消稍為留意坊間對「抗爭」這概念的評價,你會發現,我城裡,安於聽命令、跟大隊、守常規的人還不少。

神學家Henri Nouwen 於著作《Out of Solitude》中指出「若然我們的行動是出於恐懼,而非內在的自由,我們便容易被困於自製的幻覺中。」

順從如是,抗命亦然。

輔導的前線經驗告訴筆者,太多的餵養和規範,不會有空間; 沒有空間,不會有思考; 沒有思考,不會有個人; 沒有個人,不會有「獨立判斷」,更談不上成熟。在這種資訊科技充斥、各方頻頻動員群眾、說法似是而非的大時代,自我省察、整理經歷、了解人心的功夫,可能比不斷收集外來訊息來得更重要。

因此,如果要筆者為學校構想第一堂課,以回應近日政改的事宜,我會建議由為學生營造一個寧謐的空間開始。寧謐者,沒有手機、沒有閱讀篇章、沒有討論、沒有工作紙也,目的是要學生學習安靜下來,接觸自己已經盛載了很多資訊的心靈。進行地點可以是學校的花園或附近較空曠、較多自然景物的位置。形式可以參考覺知操練(Mindfulness)的「行禪」(註1),指示學生緩步跟從領行的老師行走半小時至一小時,期間不互相溝通,只盡量留意自己的呼吸和步履接觸地面的感覺,同時也要覺察沿途所見所聞,及腦裡出現的每點想法和情感。如果嫌太抽象,亦可著學生在靜默行走時,集中思想一個與主題相關的詞語(如「規則」、「和平」、「自由」),或一道問題(如「我是不是一個真誠的人?」)。其後亦可讓學生將所思所感記下、畫下,不必與人分享。

要學會只為「正確」的事選擇「抗命」,學生必先看見已經刻畫在自己身上的「誡命」,並覺察自己順從或反抗的真實原因: 恐懼或內在的自由。我們可由列舉校規開始,請學生逐一探索自己的家庭裡、社會文化中、道德上成文及不成文的規矩,瑣碎如「剪腳甲要在廁所內進行」、微妙如「在公共交通內選座位盡量不選在異性旁邊」也是值的記下和思量的。之後,老師可以引領學生反思遵命/抗命的原因,是出於恐懼失去關係、尊嚴、力量、資源和自主,還是出於愛與公義的自由選擇? 同一規條 (如「為爭取真普選而罷課」)、同一反應(順從/反抗),可以是出於恐懼(如「害怕被認為不關心政治」),也可以是出於內在的自由(如「我不一定要來,但我認為這方式能夠提醒更多的人關心公義」)。看到恐懼,是追求自由的第一步,克服是第二步——縱然跨越了恐懼,學生可能不再參與我們認同的行動。這自省的過程不可能於一天在完成,答案不可能是最後的,教曉學生之後,他們要花一生去不斷尋索。

最後,筆者提議播放社會心理學家Stanley Milgram於1963年進行的關於服從權威的經典實驗(註2),讓學生儆醒,人類即使如何自命有理性和良知的動物,面對一個不合理的權威,仍然傾向助紂為虐。歷史從不乏血腥慘痛的「服從」,順從領袖屠城的出發點是甚麼? 是恐懼,還是自義? 而我們又如何能免於重蹈覆轍?

結語: 我們每天在世界生活,世界每天也在要求我們回應。我們無法完全整合所有思緒才去生活,況且,沒有經驗又何來整合? 只有學會敏感於每一刻的所見所聞所感,資訊才會內化成經驗,才為獨立反思提供材料。同時,我們不能夠對自己行動的對錯、意圖有著百分百的定案,必須養成不斷反省的習慣。反思、認錯和修正的勇氣,是極權者所沒有的。

註1: Plum Village行禪介紹: http://plumvillage.org/mindfulness-practice/walking-meditation/

註2: Stanley Milgram實驗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VlI-_4GZQ

原刊於《明報》世紀

明報世紀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