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球迷「把幾火」?杜蘭特如何敲碎玻璃心……

「忠誠」向來是NBA 熱門話題:球隊如何羅致球員、誰決定誰來加盟,影響着每位球星的名譽。數年前,原屬克里夫蘭騎士的大帝占士,為與更多球星一同爭標而離隊,投身邁阿密熱火(不久竟重返克里夫蘭,估佢唔到);球迷指摘他不忠,嬲嬲洗版。憤怒程度如何?在克里夫蘭主場場館外,有人開始架起火爐BBQ,未聞雞翼香,只聞大吉利市燒波衫!球迷一呼百應,紛紛燒個興起;在克里夫蘭生活的階層以體力勞動人口佔多,他們發明這種「把幾火」宣泄方式後,杜蘭特可慘了。雷霆球迷有樣學樣,加入特朗普懶理排碳量的行列,季前消息傳出才不久,州內開始出現有如清明重陽的「燒衣」悼念,杜蘭特35號球衣在鏡頭裏的火光中慢慢地化為灰燼,誰都不想把這個「行禮如儀」的「集體悼念」儀式畫上句號或者休止符,這絕對不是州內的事,而是全球球迷的事,紛紛上載短片,供球迷一同悼念。反對「集體悼念」的人,就走到後園架起火爐,R.I.P仍然在生、當打當紮的杜蘭特。

正所謂「波係圓嘅」,大帝占士在邁阿密熱火圓夢,套了冠軍指環之後,球隊老態畢露,合組重裝的「三巨頭」文化與剛興起的金州「小球陣容」文化,再度引起職業球賽組班抱團爭議。大帝占士竟回到克里夫蘭這座燒烤樂園,傳遞過「燭光」的球迷情何以堪。「回家」廣告、「回家」宣言……公關做盡,親身示範「為了冠軍指環你可以去到幾盡」,而那只是重組球隊的開始。誠然,大帝占士在熱火打了許多漂亮的仗:隊友如三分王老將亞倫投出致勝一球,如受傷患纏身的米拿甩了一隻鞋、露出整條白襪,還跑到三分區外照樣投入關鍵球,隊友老而彌堅,在球員生涯的人生下半場發揮極致,熱血、忘我,都是大帝占士的貢獻:是他向球會建議如何用人,圓了自己的夢,也成就了不少老將的指環夢。如果沒有「在地」球員參與、游說,球會「離地」管理層大都只會拖球星後腿:以湖人為例,高比拜仁在役時,曾自願減薪,讓球會羅致可與他合作的、有才華的球員,結果高比幾乎與季後賽絕緣,只能在退休前最後一場比賽以獨取60 分結束職業生涯最孤獨的一幕;好隊友欠奉,遑論再奪冠軍指環。至於杜蘭特,他為更有機會奪冠而投身雷霆死敵金州勇士,在球迷心目中,自然不是「離家/回家」、「在地/離地」那麼簡單,而是在職業賽的戰場上,球迷質問曾經付出真心誠意愛戴追捧的球員「忠誠」何價。今季最忙的不是雷霆球迷的燒烤架,而是球評人,有質疑杜蘭特的,也有支持杜蘭特的。

騎士隊在處於落後劣勢中,以1:4 完成今季最後一場賽事,未能戴上冠軍指環,它的「末日」、勇士的復仇,卻帶來一則NBA啟示錄:組班抱團,可視為識時務地跟紅頂白,亦可視為團結球隊、建立球會文化的機會。今年才二十八歲的杜蘭特,季前成為「自由身」球員,不再受限於原屬球會合約,在長島租了個好地方,向不同球會放風,隨時歡迎來訪洽談。多支球會的管理層聞訊立即飛去長島這個「許願池」,希望握握手許個願旺一旺自己的球會,游說加盟。金州勇士管理層帶同大部分球員來到長島,多位才華橫溢的「二字頭」年輕球星,粒粒巨星,竟願意為球隊放下自我,同向一位能力甚至比自己高強的未來成員招手歡迎!這到底有多難得?回顧湖人隊高比與奧尼爾的時代,奧尼爾入隊並非高比樂見,二人在隊中經常內訌,場外互相揶揄,場內爭執不斷,都是二三十歲的小伙子,都是聯盟內得分甚高的球星,竟把體育運動的熱情燃燒在隊友身上。

金州勇士為各世界級職業賽聯盟樹立榜樣:他們要的不單是人才,還要建立球隊文化。為了這個既是球會的、也是球員的榮譽── 一座冠軍獎盃、一支掛在球場場館天花板下的旗幡、一枚指環,無私、無我,比賽時不斷走位、傳球;攔截、死守……金州勇士成長了,就連大帝占士都在第三仗吃了敗仗後受訪時變相認同杜蘭特的轉會決定。球員才華與情操毋須展現在單一球會的球衣上,正如球會管理層改革當前不會客氣,更無人關心他們是否善待球員。那些只會BBQ泄憤的球迷,真不知明天打算燒什麼。或者,他們連籃框與地面距離多少也不知道,只會衝出來說憎恨誰誰誰爭取多年徒勞無功、集體悼念又有何用……想到香港某些所謂「本土派」的言論嗎?噢,你諗多咗啦。

本文為《明報》世紀版章摘錄,全文請留意明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