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宇言:《明月幾時有》逆境中抵抗強權壓迫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東江縱隊游擊隊在香港芸芸歷史事件中可謂鮮為人知,近年得以令人留意也因為他們的功績受到一些爭議,當中原因離不開香港主權移交後,不少當年抗日時期跟共產黨有關的組織都被人提及或表揚,只是關於東江縱隊的爭議則指出現時「褒華貶洋」,沒有提及英國和加拿大等軍人對抗戰有更大貢獻。不過以上都不是電影《明月幾時有》的重點,本片並非中國那些抗日神劇,反而許鞍華導演嘗試不帶批判視點,呈現當年抗日時期社會環境,繼而隱約地道出我們可以如何在逆境中抵抗壓迫。

導演繼《黃金時代》再次運用類近人物訪問手法呈現故事,今次主要對象是梁家輝飾演的老年版彬仔,從其訪問回憶當時所見,讓敘事角度看來站得較遠,以較宏觀的視點轉述方蘭、劉黑仔等人的經歷。這種手法令人不覺得故事像中國「主旋律」電影,可惜故事偏向散亂,由周迅、彭于晏和霍建華飾演的幾位主角各有經歷、各有難處,然而鋪排得比較表面。相比之下,在電影預告沒有出現的葉德嫻(飾演方蘭母親)卻更具神采,由一位本來怕事,後來被女兒的行為感染,最後更挺身而出,角色的轉變可能令近年港人有深深感受外,葉德嫻的演出也是相當精采,完全演繹前後不一的分野,由這個角色亦可見許導能夠在沒有「媚共」感覺下拍攝中港合拍片,還可以拍出人們應該在壓迫中爭取反抗的空間。

本片有大量知名演員和人士客串,幾乎每一場戲都會出現觀眾熟悉的面孔,只是當中效果有好有壞,有些客串找來具有該人物神韻的演員頗有神來之筆,可惜部分客串反而令故事出現與整部電影不太搭配的喜感,惹來一點失笑,加上之前提到整部電影較為散亂,這兩個原因無疑令電影主題不太突出,不過幸好邀得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為電影寫下各段精采優美的樂曲,每每能配合故事的發展和各個人物的遭遇,總算為電影挽回不少分數。

本片幾位主角並非香港人因此要配音演出,降低不少說服力以及影響跟其他演員對戲,可是導演特意將電影重心放置在不同人物上,既沒有刻意批判、也沒有明確褒貶。從中對當時歷史和社會環境的考究,仍然能夠反映許鞍華精準的場面調度功力以及仔細呈現每樣細微物件以至演員們的眼神表情。因此《明月幾時有》雖然看似沒有重點,其實也是一種從歷史大環境下看小人物的手法,很多人在歷史洪流下可能根本微不足道,然而他們的行為可能都值得讓人記得和借鑒,還有電影結尾由當年轉接到現代,或許導演希望透過當中人物的經歷,叫我們要記得曾經有人默默地香港而努力過,還提醒身處現在的我們勿忘初衷,面對強權壓迫也要尋求對抗的方法。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