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宇言:《無名屍詛咒》「驚」喜處處的驗屍過程

《無名屍詛咒》(The Autopsy of Jane Doe)其實是2016年的作品,先後參展過多倫多電影節、台灣金馬奇幻影展,也是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我愛午夜長」環節三部選影作品之一,在幾個影展累積不少口碑後,今年八月終於會在香港正式上映。本片屬於低成本製作,片長接近九十分鐘,只有幾位演員和幾個場景,不過在鋪陳有敘的劇本和靈活有效的場面調度下,成功營造氣氛,成就一部出色的驚慄作品。

本片由開初已經製造詭譎氛圍,警察在兇案現場發現一具不明來歷的女屍體,為了查明死因,警長將之送到鎮內一所家庭式經營的殮房,希望他們能夠從驗屍過程得到線索,然而怪事由開始解剖一刻便接踵而來。

故事設定雖然簡單,不過更見其中的精細鋪排,頭段一連串的解剖驗屍過程完全有根有據,除了能夠反映編劇仔細了解這個行業的各種專業用詞,其中也可讓觀眾得知人體每個器官如何反映死因,而導演又透過角色之間充滿疑問的對白,加上「兩人一屍」在封閉狹窄空間的對比製造不同詭異感,營造觀眾可能一直會害怕屍體突然甦醒的懸疑驚慄感覺。以上在在反映了編導既能夠處理恐怖、驚嚇情節功力之餘,從中又可見其有條不紊梳理故事和鋪排不同伏線的能力。

過往有不少同類型電影發展至後段可能出現失控或者「不能埋尾」的情況,但《無名屍詛咒》編導則盡量沒有犯下這些錯誤。誠然本片尾段不少場面或許都有大部分恐怖片結尾的影子,例如開始要解說當中的超自然情況而出現大量意外,但是仍然可見導演希望以配樂和聲效的對比、宗教和迷信之間的關係、人們面對超自然情況的恐懼和失去理智等處理幾個角色的下場,既可以自圓其說,也可以為故事留下餘韻,的確是本片與眾不同的地方。

本片數位演員或許不是一線,但各有出色之處,其中飾演父親也是驗屍工作人員之一的Brian Cox可能最為人熟識,他過往曾經參演不少大片如《變種特攻2》(X2)、《木馬屠城》(Troy)和《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等,這次他身為主角更表現出浸淫多年的演技,由理智平穩到失去冷靜都拿捏得非常精準。不過還有一位都令人佩服的是飾演「無名屍」的Olwen Catherine Kelly,雖然她整部電影也是躺著不動,但她冷冰冰的面容已經足夠令人心寒,加上導演每每以不同特寫拍攝,效果更為明顯。

《無名屍詛咒》是挪威導演André Øvredal首部進軍美國的電影,一向拍攝恐怖題材走到異地發展仍可見其功力,本片成功讓觀眾知道就算沒有著名演員,只要憑藉緊湊仔細的劇本、緩急有敘的場面調度、適當有效的電影配樂和音效,都能夠成功泡製出一部出色恐怖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