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宇言:《編寫美好時光》給電影工作者的情書

近來兩部關於二戰時期鄧寇克大撤退的電影無獨有偶同時上映,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鄧寇克大行動》(Dundirk)難免成為焦點,電影帶領觀眾走進撤退行動當中體驗由前線士兵以至人民在戰爭中求生和營救過程。不過由曾經執導《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和《情約一天》(One Day)的朗舒菲(Lone Scherfig)新作《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也是值得一看,本片則走到戰場的後方,鄧寇克撤退行動只是其中一個引子,更多是透過「戲中戲」形式呈現當時製作電影的困難過程和男女不平等的社會現象。

電影從來都不單止有娛樂一種功能,也往往是社會意識形態的載體,尤其有政府插手的時候,政治環境和社會氣氛往往影響電影的主題和故事,本片正正反映這個狀態,那時英國政府希望透過電影向群眾灌輸正面樂觀的訊息,用意是鼓勵國民支持國家對抗納粹德軍,為正在國家後方努力生活的人民營造良好的印象。固此電影公司再不是製作電影過程的最高決策人,每個場景、情節、演員都需要政府人員的批准,劇本又可能因應各種突然的要求而不時要作出修改,故事中女主角Catrin(Gemma Arterton)參與當中的編劇工作,從她的經歷體現電影工作者每每需要平衡不同方面的要求才能完成整部電影,當中的情況好比現在有老闆不時希望在自己投資的電影中加進很多自己所想的,但《編寫美好時光》中一眾電影工作者叫我們記得,就算有多少無理或突然的要求,劇本仍然是重要,那怕是一部政治宣傳片抑或娛樂之作,都需要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努力配合才能完成,而且還是正值戰時,各人仍然在有限資源和多樣制肘之下完成,由此角度本片其實也是一封寫給電影工作者的情書。

Catrin也代表了需要從當時男女不平等問題走出來的獨立女性,當時女性工資較低,意見也多受男性忽視,在愛情關係上更多是處於被動狀態,但Catrin完全不受這些主流規範,她會提出要求得到合理薪金,也勇於表達自己意見,更會選擇自己認為適合的愛人。在電影中有其他女性也可反映女性的自主自強,例如遊走政府和電影公司之間負責協調的Moore和繼承死去兄長經理人公司的Sophie。她們和Catrin一樣都以表現證明女性的能力,而且也由她們反映處於戰爭之時,當大部分男性都走到前線打仗,女性就成為支撐國家的最強力量。雖然她們的強勢也讓幾位主要男角好像頗有問題,也是表現了不能/未能到前線打仗男性的面相,他們可能出於身體、家庭或年紀問題而沒有走到最前,但他們也嘗試用自己的方式為國家出一份力,共同編織美好時光。

《編寫美好時光》同時透過「戲中戲」以及不時出現的空襲反映亂世時的不安,死亡可能每天都在身邊發生,意外也無日無之出現,然而人們仍然要活下去,當中製作政治宣傳片就是鼓勵人們保持希望,好像電影尾段一班觀眾對於故事中作品的反應,這些鼓勵對於仍在不安環境中的人是強大,亦再次證明電影產生的強力量足以影響很多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