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梓楠﹕對教局基本法教師課程的批判

筆者最近開始學習教育局設計的「《基本法》中學教師知識增益網上課程」。根據課程前言,目的是「為協助中學校長和教師更深入了解基本法的理念,從而讓他們能透過不同的課程模式,鞏固和深化初中學生對基本法所具備的基礎知識」。

其中單元五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起始短片是李浩然博士對此單元的初步介紹,以下是他在短片中的結語:

「當大家都遵守法律及互相尊重,不同人的權利及義務才能夠得到保護,所以基本法要求我們遵守法律,其實亦是為了保護我們每個人的權利自由不受侵害,大家明白了嗎?」

不能忽略政府限權的重要

可惜,李博士僅止於此,而且單元中的其他內容沒有強調政府限權對保障市民權利的重要,尤其政府手握權力,容易濫權。除非教師懂得細心推敲課程所列的基本法條文,否則他們極易忽略這點。

事實上,律政司網頁「香港的法律制度」第一段已有極佳參考價值,僅節錄最重要部分:「法治……主要涵義是政府和所有公務人員的權力均來自表述於法例和獨立法院的判決中的法律。香港的政府系統內貫徹着一個原則,就是任何人(包括行政長官)除非有法律根據,否則不可以作出構成法律過失或會影響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

不能忽略基本人權的與生俱來特質

李博士的結語也簡化了權責關係,容易使人以為「公民守法」是享有權利的前提。課程往後內容闡述「居民的義務」時,亦只粗略地指出「法律是人們的行為規則,只要人人遵守法律,才能有社會秩序,遵守法律是維護社會穩定和安寧必不可少的義務」。

筆者參考2011年香港教育學院(現為香港教育大學)管治與公民研究中心出版的《基本法教育計劃教與學分享》裏「人權法治教育詞彙解釋」,認為可藉以下兩點補充上述課程所闡述的「守法」、「權責」涵意缺失:

一、闡述「守法」時,可指出「權利與義務基本上是各自獨立的事情,公民並非是須先盡義務(例如守法)才可享有權利,新移民或兒童未盡任何義務,亦享有社會上的基本個人權利」;
二、闡述「權利和義務」時,應提及一些基本人權除了是與生俱來的,例如生存權、集會及言論自由等,即使公民因犯罪被監禁,失去人身自由,他們在監禁期間也享有「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嚴的待遇」等人權。

所以,權利與義務要達至真正的平衡其實殊不簡單,背後至少還有不濫權的政府及合乎人權指標的法律作後盾,才可有望達至李博士「市民守法就可保護人權」的期盼。

不能接受案例缺席的法律基礎課程

筆者亦認為課程的形式及選材流於表面——只是列出基本法相關條例以及「理應如此」的權利保障(例如記者堅持作為人民的喉舌、不怕強權可受到新聞自由保護、與在外地的家人利用互聯網通訊是「通訊自由」的體現等)為佐證。最嚴重的缺失,是課程中沒有加入相關案例,帶領教師學習香港法院如何根據基本法裁斷行使權利的界線,更可讓教師淺嘗普通法的實際運用。例如課程展示基本法第39條時,只補充一句「這規定提高了香港居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保障」。

須知道案例正正體現權利與義務的張力,也能展示基本法對維護人權的程度。事實上,不少案例已確立,如果案件牽涉基本法保障的權利,法庭會更小心考慮,不能輕易限制之。筆者認為,假如沒有真實案例輔以講解,學習法治過程中所構築的只是空中樓閣。

所以,筆者認為此課程只是一個極簡單的入門,談不上前言所指的「協助教師更深入了解基本法的理念」。如果教師以為此課程是日後進行基本法教育的模範,恐怕是美麗誤會。

肯定教局推動基本法教育的努力

筆者始終認為,教育局推行基本法教育方向正確,也欣賞局方多次為教師準備多元化的培訓課程,使學校推行法治普及教育時更順暢。誠然,法治概念不易掌握(筆者亦只懂皮毛),如何設計適用於中學生的法治教育更是困難重重。對於上述瑕疵,局方與李博士可能只是無心之失,或者出於取材考量而忽略之。在複雜的政治環境下,總會有聲音質疑其(尤其與人權有關的)內容鋪排及教材。

不過,具有良好法治觀的公民對社會穩定、維護人權有莫大益處,公民的人權觀也須與國際潮流接軌。作為教師,學習這方面的知識更是責無旁貸。筆者希望局方持續改進課程,以實際行動洗脫局方推行「奴才、洗腦」教育的嫌疑。

作者是中學教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