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杯渡傳說(青山之一)

屯門青山,又稱杯渡山,杯渡為何方神聖?

據《高僧傳.神異下》記載,高僧本無名,「常乘木杯度水」,因以為名。此僧「不修細行,神力卓越,世莫測其由來」。曾竊某人家金像,金像之主騎馬追之,雖見杯度(渡)徐行卻追不上,僧至孟津河,置木杯於水乘杯過河,但此等神功,對杯度而言,僅為小把戲而已。

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某日,杯度往廣陵某村,見某戶人家正守八關齋戒,即入其齋堂坐下,置蘆團於大廳中央,李某見此蘆團擋路,欲移之至牆邊,但合數人之力依然無法動此蘆團分毫。高僧卻一手拿起蘆團,笑道:「四天王福至李家。」眾人見蘆團內有四童,李家即供養杯度。但杯度並無持齋戒,日日飲酒,食肉及辛辣魚膾。某日忽向李某說欲得袈裟,李某一時間尋不得,杯度後說暫離,卻一去無回頭,此時全村人皆聞到奇異香氣,怕杯度玩弄奇術,故紛紛四處尋僧。李某後來於北巖下尋得杯度,卻見杯度已死,其軀體躺在破袈裟上,頭前腳後,皆長出蓮花。眾人葬杯度後數日,有人說於彭城見過杯度,村民不信,開棺查探,卻見棺槨之內,有履而無屍。

杯渡巖前牌樓對聯,出自潘小磐先生手筆。上聯曰「勝日來遊問杯渡遺巖昌黎片石」,下聯云「青山長在愛禪房竹影古徑松蔭」。)

在彭城,杯度遇平民黃欣。黃欣家貧,無酒肉,以麥飯供養杯度半年。某日,杯度請黃欣取來三十六個蘆團,黃欣說家裏只有十個蘆團,亦無錢添新,高僧卻稱宅內有蘆團三十六個,而後黃欣果真找得蘆團三十六個,杯度叫黃欣打開蘆團查看,此三十六個蘆團內,皆藏大量錢帛。

杯度高僧,既能死而復生,亦有分身之奇術。傳說杯度於南州陳氏家中居住時,有人於京師建康見另一位杯度。陳氏一家人特意查探兩者孰真孰假,先派人往京師,奉上蜜薑、刀、薰陸香予京師之杯度,此位杯度將蜜薑食盡。後在家中奉上相同之物予南州之杯度,但此杯度卻說刀子鈍,並無食蜜薑。有使者姓朱名靈期,從高麗乘船回國時遇風暴,飄浮海面九日至某島。島上有寺,寺內有多位聖僧,其中一僧請靈期攜一囊、錫杖及鉢回京師,謂此等乃杯度之物,又贈靈期一青竹杖,謂置此杖於舫前水中,舫自能速回京城。靈期登舫後,只感船速行,卻不聞水聲,至岸邊時,杯度已在等候,且笑說已不見此鉢四千年。京師之杯度取回其鉢之際,南州之杯度則在陳氏宅門留下六大字曰「福德門,靈天降」,自此絕跡。

而京師之杯渡則來往山村城邑,為眾生解疑難,或治病或解憂,至元嘉五年三月八日,杯度其弟子齊諧之家,眾人得知杯度至,皆來禮拜。杯度云:「年當大凶,可勤修福業。法意道人甚有德,可往就其修立故寺,以禳災禍也。」辭別時曰:「貧道當向交廣之間,不復來也。」《高僧傳》之記載,到此為止,杯度從此絕跡中原。其臨別之言果成真,兩年後,劉宋北伐戰敗,自此國勢轉弱。

青山杯渡傳說(青山之一)

杯渡神龕,就在此岩洞內。)

杯渡絕跡南朝宋國,往交廣之後如何?似乎已無新事記載矣。後人文獻中,談及杯渡者,皆為追憶前事。

李太白於天寶十二年(西元七五三年)在宣城寫〈送通禪師還南陵隱靜寺〉,詩云:

我聞隱靜寺 山水多奇縱 巖種朗公橘 門深盃渡松

道人制猛虎 振錫還孤峰 他日南陵下 相期谷口達

相傳南陵隱靜寺為杯渡所建,寺外松樹亦為杯渡所植。此詩有三高僧,杯渡為其一。隱靜寺今仍在,位於安徽省蕪湖市繁昌縣,據《太平府志》記載,寺內曾有木、米、鹽、醬等池,創寺時,諸等物從此池出,此等池比傳說中之聚寶盆更神奇。

青山杯渡傳說(青山之一)

杯渡神龕,就在此岩洞內。)

宋代蔣之奇曾於元祐四年(己巳年,西元一零八九年)撰〈杯渡山紀略〉,文中之杯渡山,即今屯門青山。據此文記載,五代南漢乾和十一年歲次甲寅(西元九五四年)時,朝廷曾命工匠「鐫杯渡禪師像供養」。杯渡事跡,似乎早已於《高僧傳》說盡,隱靜寺及杯渡山之種種傳說,皆無從稽考,信則有不信則無焉。

傳說杯渡山自東晉末年就有寺院,晉時稱普渡寺,隋代改稱普渡道場,唐朝時稱雲林寺,宋徽宗時改作斗姆宮,元朝則作青雲觀,至清初遷海令後荒廢。陳春亭先生於一九一四年始籌款重建山上寺院,籌備期間,於寧波觀宗寺受三壇大戒,得法號顯奇。寺院於一九二六年落成,名為青山。

青山為今名。唐代時,此山稱屯門山,五代南漢時稱瑞應山,宋朝稱杯渡山,明清時則稱聖山,偶作清山或屯門山。青山一名源自了幻法師。顯奇與了幻兩位法師某日往此山修道時,了幻見山上「松柏叢生,蔥翠遍野,故改其名為青山」。

青山寺內有杯渡巖,巖內有杯渡像神龕。有學者認為此像乃清朝新製,但羅香林教授則認為此像形制古樸,刻工粗率,故應為舊朝之物,或為南漢工匠所鐫者。

杯渡既有分身之術,與種種神異之奇能,若說高僧曾來青山隱居,實在不足以為怪。「小隱隱陵藪,大隱隱朝市」,如今杯渡或許依然隱居於都市內,不在乎外號名姓,無人能認得矣。

附錄:蔣之奇〈杯渡山紀略〉(元祐四年)

《廣州圖經》:杯渡山在屯門界三百八十里,舊傳有杯渡師來此。《高僧傳》云:「宋元嘉時,杯渡常來赴齊諧家,後辭去,云:『貧道去交廣之間。』退之詩云:「屯門雖云高,亦映波浪沒。」所謂屯門者,即杯渡山也。舊有軍寨在北之麓。今捕盜廨之東,有偽劉大寶十二年己巳歲二月十八日漢封瑞應山勒碑在焉。榜文刻:「漢乾和十一年歲次甲寅,開翊衛指揮、同知屯門鎮檢點防遏、右靖海都巡陳巡,命工鐫杯渡禪師像供養。」杯渡事,余已刪定著於篇。劉漢大寶己巳至今元祐己巳,蓋一百二十一年矣,事之顯晦有時哉。昔余讀李白南陵隱靜詩:「巖種郎公橘,門深杯渡松。」以為杯渡迹見江淮間,不知又應現交廣云。為賦之曰:吾聞杯渡師,常來交廣間。至今東莞縣,猶有杯渡山。茲山在屯門,相望橫木灣。往昔韓湘州,賦詩壯險艱。颶風真可畏,波浪沒峰巒。偽劉昔營軍,攘摽防蛋蠻。鐫碑封瑞應,蘇痕半斕斑。南邦及福地,達摩初結緣。靈機契震旦,乘航下西天。長江一葦過,葱嶠隻履還。渡也益復奇,一杯當乘船。大風忽怒作,滾滾驚濤掀。須臾到彼岸,壘足自安然。擲杯入青雲,不見三四年。安得荷蘆圖,相從救急患。累迹巨浪側,真風杳難攀。鯨波豈小患,浮游如等閒。仰止路行人,不辭行路難。

青山杯渡傳說(青山之一)

青山,宋時稱杯渡山。屯門市鎮內有杯渡路與杯渡輕鐵站,此名源自杯渡高僧。

參考文獻:

《新譯高僧傳》,臺北市:三民,初版,二零零五年十月出版。

蔣之奇著〈杯渡山紀略〉,曾棗莊、劉琳主編《全宋文》,第七十八冊,卷一七零六,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二零零六年八月出版。

葉靈鳳著《香島滄桑錄》,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七月出版。

劉智鵬、劉蜀永編《屯門:香港地區史研究之四》,香港:三聯,二零一二年七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