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建制零碎化 議會勢陷分裂

立法會選舉結束,雖然有部分非建制派候任議員官司纏身,亦不知道特府會否以部分議員的「港獨」立場或作虛假聲明為由而褫奪其議員資格,但整體而言非建制派陣營及支持者都滿意在直選中奪得十九席,連計功能組別共奪三十個立法會議席的結果。不過,非建制派不等同泛民,現屆立法會中,激進泛民不參加泛民飯盒會或泛民會議,來屆新晉政團及議員的立場未必與泛民一脈相承,非建制派陣營可能上任不久即告分裂。

任何公平及自由的選舉都假設選民是明智的。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鄭松泰、梁頌恆及游蕙禎六人暫不能歸納為泛民。他們當選,可理解為選民,特別是年輕選民不滿泛民的議會表現,想要新人為他們發聲,所以扣除這六人,一直通力合作的泛民及激進泛民其實在直選中僅獲十三個議席。

六個新晉議會勢力,在此且稱為自決派,他們對香港前途問題的態度,與開口閉口「一國兩制」的泛民有別,除非任何一方改變立場,否則兩派在此大是大非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遑論合作起來,向特府或中央提出明確及一致的訴求。當中左翼人士朱凱廸貴為新界西票王,一鳴驚人,背後重大理念是打擊官商鄉黑勾結,這並非泛民一致關注至深的議題。羅冠聰及香港眾志在雨傘運動後崛起,就是泛民爭取普選不得的結果,他本人已表示無意加入泛民會議,反而有意向朱凱廸及劉小麗靠攏。至於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與熱普城鄭松泰,背後代表廣大年輕人,並時常在網上向泛民開火,支持者不齒泛民的程度可能更甚於建制派。現階段的非建制派及建制派的二分法,來自一直以來泛民與建制派非黑即白的對立印象,未能反映非建制派中的差異。

建制派在今次選舉後仍控制着功能組別大多數議席,建制派基本盤大致不變,但泛民只控制十三個直選議席,不能確保六名自決派會跟隨泛民會議的決定投票的情況下,泛民在議會的力量其實萎縮了不少。以往黃毓民與泛民貌合神離,來屆可能是六個議員一同忽視泛民的共識,各自就關注的議案拉布或佔領主席枱。非建制派對議案態度不一,埋下往後可能進一步分裂的導火線,屆時可能不是建制與非建制派的二元對立,而是如梁天琦所說,是建制、泛民及本土(或自決)派的「三足鼎立」,各據山頭,惟建制派地位仍穩如泰山。

雖然有熱普城立法會候選人及支持者在選戰期間指摘青年新政,但後者不少成員仍奉黃毓民為「教主」,理念與熱普城相近,未來熱普城與青年新政的支持者在網上的言行或能影響梁頌恆及游蕙禎對議案的態度。以他們與泛民的分歧,雙方政見未必能達成一致,亦可能因想壯大己方勢力而故意反泛民之道而行。朱凱迪、劉小麗及羅冠聰三名自決派則被熱普城支持者斥為「左膠」,相信六名自決派間能夠合作的機會很微,最終非建制派分裂成泛民、青政及自決派三個陣營,大減現時泛民的團結力量。

撇除確認書及禁止提倡港獨人士參選外,立法會直選大致公平公正。非建制派各路人馬進入立法會,反映選民不同的訴求及需要,在此無意貶抑,事實上西方民主國家的議會有不同聲音,正正代表社會多元。是次直選結果,非建制派的零碎化及合作困難是前所未見,非建制派議員應趁新一屆會期開始前,好好互探口風,了解大家理念,尋求某些議題的合作機會,始終在堅守大原則下,妥協就是政治的藝術。

文: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