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健:《百寶狗先生與細蚊》:I repeat, 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韋健:《百寶狗先生與細蚊》:I repeat, 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顧名思義,《百寶狗先生與細蚊:時光機大歷險》講的是「《多啦A夢》式」時光穿梭遊學經歷,加上兩位主角的父子情誼,所以劇情涵義非常明顯。但我看完之後,總是覺得跟二月上映的《LEGO英雄傳》一樣,訴說當今年輕人向上流動受限的事實,所以標題還是沿用上篇影評,繼續將這議題拓展下去。

劇情提到才華橫溢的百寶狗,本著同樣經歷,七年前在雨中收養甫出生即被遺棄的細蚊。他透過其蕃薯時光機帶細蚊往歷史長河遊學,令細蚊變得很聰明。但其智慧引起同班的繽妮妒忌,於是對方透過他被狗養育的事實欺負他。細蚊為了證明自己的經歷,就趁繽妮一家探訪之時,使用時光機帶她回到過去,卻在那邊節外生枝,並導致時空分裂,於是只好找百寶狗聯手補救,展開了驚險的歷史之旅。

雖然細蚊是七歲小朋友,但好像比較早熟。劇中的他受繽妮的帶領之下,多次嘗試打破「非常父親」曾下達的不要親自嘗試新事物的禁令,以證明自己已長大,擁有獨立思想。他除了自己跟繽妮私自乘搭時光機,自己也親手操控達文西的飛機。而後來他亦寧願跟百寶狗鬧翻,亦堅持自己親自參與木馬屠城。多次的反叛,令到父子關係持續亮起紅燈,冰釋前嫌是他們的當務之急。

韋健:《百寶狗先生與細蚊》:I repeat, 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說到這裡,大家可以得知電影的訊息非常明顯,就是透過細蚊的反叛,提醒家長放手讓子女成長,要給多一點空間發揮潛能,過份的保護只會適得其反。不過,故事的訊息真的停留在家庭的層面嗎?

大家可以想深一層,之所以百寶狗不肯放手,就是因為他不信任細蚊會有獨立自主的能力,可以自行解決問題。其實這一種怪現象,不單在家庭裡發生,在香港社會,還會出現在職場,甚至在社會體系裡,這導致年輕人向上流動機會受限,很多年輕人未能在年少時發揮,到年老接棒時已大器晚成。

這一點,我用以下一些例子會比較清晰。「寰雨膠事錄」網站曾記載,法國十五歲少年競選學院院士奧地利更有廿七歲政壇新星當外交部長,比起香港的陳克勤卅二歲當選立法會議員,還早了五年。不要忘記,美國奧巴馬卌七歲當總統,英國甘民樂卌三歲當首相,比梁振英五十七歲當特首,更早十幾年。至於香港呢?可以說是有,但這個現象通常只會出現在演藝圈之中,其餘行業都甚少出現。可惜並非所有年輕人也是有演藝細胞的。

為何香港年輕人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有人說是因為人口老化,另有人說工廠北移導致經濟結構單一化。但我更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社會上有很多像百寶狗的「老而不」,透過不同藉口掩飾不肯放手的霸道之心,阻擋年輕人上位發揮的機會。

中華文化經常提倡「君為臣綱、夫為妻綱、父為子綱。」強調在上者有絕對的權威,小至家庭和公司,大至國家皆是。這觀念至今仍籠罩在一班五、六十後的大人頭上,配合他們的「精英主義、自我中心、捨我其誰的心態」(呂大樂),除了有利他們繼續掌握現時香港最高權力,亦抱著高高在上的傲氣對待和指責年輕人的「不上進」,他們「上了位之後就「鋸梯」,令七、八十後(作者按:還有九十後)即使有能力都無機會。」(紀曉風)

這可以解釋到為何年輕人頻頻轉工的成因,當他們發現自己大材小用,長時間沒有得到上司的提拔和信任,經多次爭取仍沒有進展,惟有另謀高就,轉換環境闖出一片天。就如細蚊多番向百寶狗證明自己的能力,但對方仍嚴辭否定,堅持細蚊仍需要被管教,最後落得細蚊反叛的下場。

韋健:《百寶狗先生與細蚊》:I repeat, 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這就是我們年輕人的窘境。如上篇影評所說,我們的發展就斷送大人所設的制度裡。在這世代裡,大人們做了州官,可以透過大眾傳媒亂放火,常說我們能力不足、缺乏經驗、撞板多過食飯、兼且好吃懶做、沒有上進之心,還叫我們北上找機遇;然而我們卻成為了卑微百姓,就連點燈訴苦的機會也沒有,就算中國有很多機遇,但我們有北上的本錢嗎?

我們年輕人雖然年紀輕輕,但我們其實有上進的動力,加上無限的創意,配合世界潮流,如果大人不懷疑我們,兼放手讓我們上位發揮,必可達致雙贏局面,我們可以向上流動發揮潛能,大人可以從中得到更多回報。既然西方公司如蘋果、麥當勞和彼思都可以靠年輕人的努力而成功駕馭全世界,為何香港的大人不能呢?

《百寶狗》故事真的能夠給大人一記耳光,提醒著大人不要因為年紀和經驗就可以趾高氣揚,把年輕人成為大人的玩具,窒礙年輕人的發展。我們年輕人,是時候向大人再次吶喊:「Can you hear the teenagers sing?」

延伸閱讀:《信報》獨眼香江專欄:〈六成人指向上流遜十年前 五六十後聯手「鋸梯」阻上位〉(紀曉風),二〇一三年三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