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遊記(1):身在首爾時的3.1獨立節及反朴集會

趁著現在還有點空閒時間,就決意走了數天的課,選擇在3月1日飛往首爾,既旅行,亦進行Fieldwork。

而出發前,就已知道韓國的3月1日為公眾假期,而且是韓國其一重要的紀念日——三一節(或三一獨立紀念日),用以紀念朝鮮於日佔時期時發生的三一運動。自一次大戰後,民族主義與反殖民主義的相互影響下,令不少民族自決、獨立等概念由美國擴散至其他地區,包括在日本留學的韓國學生,而且在一戰前,因為日本帝國主義的崛起,令到朝鮮被吞併成日本的附屬國。而在當時仍是朝鮮王朝的朝鮮,末代王高宗一直致力爭取朝鮮半島獨立,不受日本控制。

但在這些思想於韓國開始萌芽時,高宗突然離世,而韓國國民懷疑被日本人暗殺的關係,令三一運動開始興起。當時韓國各地興起不少反日示威活動,當時其一領袖孫秉熙與其他人草擬了一份《獨立宣言書》,並於1919年3月1日的遊行大會上宣讀宣言,要求國際間能承認朝鮮為獨立的「韓國」。雖然活動以失敗告終,日本並沒有放棄對朝鮮的控制,但當中所引起的反殖民、民族自決的意志一直影響至今,所以3月1日就被定為全國公眾假期,以紀念此事件。

3月1日飛往首爾,除了忙於處理酒店等事宜外,亦有留意韓國各處有什麼活動紀念三一運動。除了不少藝人擺放南韓國旗以表紀念外,亦有不少當地商店及國民掛上國旗。當然,住於明洞其一酒店的我,對於明洞街頭的商店亦有深入了解過,大部分小販亦趁機抬高食品或紀念品的價格,以假期為招徠賺更多利潤。

除了這些之外,亦看到一個現象,就是遊行。而今年三一節的遊行,紀念三一不是最大的主題,最大的主題就是反朴槿惠。由早上到黃昏,在街上不斷看到年老幼小均持著國旗往光化門方向前行。我亦出發前一天亦收到消息,會於今年三一節特別舉行要求朴槿惠下台的集會,所以當天的嚴重塞車及擠迫,是意料之內。而礙於當天實在太大雨,所以親臨現場旁觀集會的行程亦被迫取消。

不過於翌日,就直接去了光化門看看現場還有沒有留下什麼讓我考察。幸好,還有反朴陣營的大本營及示威活動的物品放置公開遊覽。不少慶祝彈劾成功、要求立即下台的橫額仍存外,亦有數個帳篷關於2014年發生的世越號事件,除了讓公眾拜祭遇難者外,亦有開放公眾簽名聯署及取黃絲帶(紀念世越號事件的標記)的帳篷。因為自親信干政門發生後,陸續關於世越號事件背後的陰謀論漸漸爆發,而且有實證證明出朴槿惠竟然於事件發生時在美容,對事件毫無關心。所以除了要求她為崔順實事件下台外,亦要為世越號事件承擔所有責任。而我當然簽了名,亦拿了黃絲帶,我亦希望能重新搜查世越號事件為何會處理不當,而且與親信門的關聯。

而於星期六下午,抗爭歌曲及韓國國旗再次佈滿整條明洞大街。抬頭看看,我醒起是逢星期六的反朴集會。那天天氣不錯,絕對無理由不去旁觀見證集會現場。而當然,事件發展至今,除了依然人多勢眾的反朴陣營外,亦有不少是為支持朴槿惠而來的示威團體參與集會。當晚氣氛平和,沒有大型衝突。就算雙方不斷叫囂,但依然沒會挑釁性行為發生。而我留意了一個奇怪現象,當反朴團體分批全部抵達光化門後,支持朴的團體跟隨其後遊行時,有不少大媽會突然脫隊,離開集會現場,而且看見不只一次。而因為我的韓文水平還未完全精通,所以亦不敢詢問那些大媽,但我認為這亦能帶出一個現象,就是對於集會的「厭戰」。

由崔順實事件發酵至今,已達半年,而最熱切期待的,就是韓國憲法法院如何裁定朴槿惠的彈劾案,以及法院如何定罪。但直到憲法法院宣布會於10日判決前,每星期的集會的呼聲亦漸漸減少,而支持朴槿惠的團體亦反而增加,所以造成兩方意見繼續撕裂的局面。再加上長時間的審判一直未有大進展,所以出現「無力感」的情緒,其實無可厚非。不過大媽突然脫隊這場面的確令我感到驚奇,或許是收了錢參與示威?我當然不敢武斷猜測,但這情況的確令我不斷思考「無力感」這問題。

很深刻印象的一句話,來自支持朴的示威者,就是「我們的總統,由我們守護」,因為一直讓我回想起很多香港人是非不分地支持七警目無法紀地毆打曾健超,還說道要為他們籌款什麼什麼。呼!我也很期待憲法法院審判結果後,韓國國民的政治光譜會如何改變。

文:伍麒匡

圖片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