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展示不惜一戰的決心

南海仲裁之荒謬,縱有義憤填膺,敵愾同仇之慨,但卻又千言萬語,欲說無從。現實是,中共內鬥天下無敵,面對外侮卻軟弱無力!現實是,中共似乎也忘記了南海的名字,從來都是南中國海!

首先要說明一點,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航行自由」只適用於公海。《公約》第八十六條列明,「本(公海)部分的規定適用於不包括在國家的專屬經濟海域、領海或內水或群島國的群島水域內的全部海域。」這包括第八十七條提到的「航行自由」。

也就是說,打着維護「航行自由」旗號的美帝,不獨否認了大陸的「九段線」,也同時宣布包括菲律賓、越南等東南亞諸國,不擁有南海的主權。這與南海仲裁結果同樣荒謬,自相矛盾。

由菲律賓單方面設立的臨時南海仲裁庭,七月十二日公布的所謂仲裁結果,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卻又啼笑皆非。一方面以現狀推翻歷史,宣布「九段線」無效。但卻同時以歷史否定現狀,宣布太平島是礁不是島。當鳳凰衞視記者拿着美國刊印,標示着太平島是「Island」的地圖,在記者會上質問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時,副發言人為之語塞,一時間啞口無言。

有意思的是,聯合國七月十三日隨即透過官方微博澄清,與南海仲裁庭沒有關係。國際法院官網亦澄清與南海仲裁無關,更指出此案由「(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供秘書服務的一個特別仲裁庭」負責,不屬於國際法院或其他聯合國系統司法機構,其裁決不能依照《聯合國憲章》而申請強制執行。

常識告訴我們,仲裁也者,是爭議雙方事前同意接受結果,才會共同尋求第三方仲裁。說到底,這次的臨時南海仲裁庭,是由菲律賓出面成立,美帝背後策劃,日本執行的圈套。這個庭屬臨時性質,因為得出所謂的仲裁結果後,便會解散。而由於大陸不參與,所以全部費用由菲律賓一方承擔。

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四日寫的《丟掉幻想,準備鬥爭》一文中說過:「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是帝國主義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因此,希望勸說帝國主義者回頭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是組織力量和他們鬥爭,……把他們打倒,制裁他們的犯法行為,『只許他們規規矩矩,不許他們亂說亂動』。然後,才有希望在平等和互利的條件下和外國帝國主義國家打交道。」

假如毛澤東或鄧小平(或同級數人物)仍在,又會如何應對這宗「完全欺凌」事件呢?答案很清楚:不惜一戰!

一九七四年一月,當時南越的軍艦竄入西沙永樂群島海域,向甘泉島上的五星紅旗開炮射擊,打死打傷中國漁民。一月十七日,越軍在金銀島登陸,強佔甘泉島。當天深夜,周恩來和葉劍英向毛澤東提出應通過加強巡邏及其他相應軍事措施,保衞西沙群島。毛澤東在報告上批下兩個字:「同意!」並指出:「看來,不打一仗,不足以維護中國的海洋權益!」

一月十九日,成立了由葉劍英、鄧小平等六人組成的領導小組,指揮西沙海戰。當時南越四艦總噸位超過六千噸,中國四艦總噸位不過約千七噸,僅有小口徑火炮十六門。雖然實力懸殊,但卻是中方大勝,收復了珊瑚、甘泉、金銀三島。當日下午約二時,收到前線捷報後,葉劍英連聲說「打得好!」鄧小平掐滅香煙,說「我們該吃飯了吧?」

今天,台灣總統蔡英文第一時間派戰艦赴太平島。而大陸仍在叨叨絮絮,還與美國一起軍演。現在需要的可不是軍演,而是展示不惜一戰之決心!不知道老毛泉下有知,此刻又會否向習李批出「同意」二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