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去留 歷史註腳

接近2016年的尾聲之際,卻又迎來了至少兩單國家領導人正式或實質上離職的新聞。其一是意大利的「靚仔總理」倫齊,因之前立下海口,謂如修憲公投不獲通過即行辭職,所以在該公投的確被擊敗後也只好黯然下台了。

每當意大利在大家腦海中浮現時,總避免不了與其可謂是西方文明搖籃之一的羅馬帝國掛上鈎。這當然有一定的程度上的關係,起碼羅馬是現代意大利的首都。但其中還是有一些迷思的,如羅馬這城市國家(city-state)當年也不就一開始就是個帝國,而是如西方文明的另一更早搖籃雅典般,算是個共和國,由有財有勢的羅馬公民組成議院,選出五花八門的領導,還有任期的限制等,創造出一片燦爛的文明。試想,人類在2000多年前就已有了共和的政體,這還是很了不起的。不過羅馬即便是在最「民主」時期,也還是有其黑暗的一面。如奴隸制度在當時就極為盛行,羅馬的繁榮經濟基礎在很大程度上就建立在剝削這些奴隸的辛勤勞動上。有幸當上羅馬公民者生活的確頗為愜意,否則就只有被享受勞動成果的份兒了。

條條大路通羅馬的厲害

此外,羅馬偏好對外擴張,逐漸征服了整個歐洲以至很大部分的北非、西亞等。羅馬在其轄下的地區也的確搞了許多重要的基礎建設。歐洲好一些主幹道路,其實就是建立在羅馬人當年所建的鋪石棧道的基礎上。而且羅馬人建路時刻真是過山過水的,即無論地形如何,必要修上筆直的道路,哪怕需要攀過高聳的山脈或搭橋跨越湍急的河流。所以「條條大路通羅馬」這句話可也不是隨口說的,而是當年羅馬當局為求政令可以最快速度下達至其轄下的各個省份的一項措施。約20年前我初到羅馬時,有次約了一名當地朋友,他給我的地址是著名的阿比亞路(Via Appia)上的一個號碼。那時年輕氣盛的我心想那會有多難,竟從羅馬市中心開始漫步,也想順便瀏覽羅馬旖旎的風光。不料沿着阿比亞路愈走愈遠,卻也尚未抵達該地址,不得已下只好問一問便利店的服務員。不料服務員卻建議我搭的士,說即便乘車也得半小時左右。我心想哪有那麼誇張,不料他展開一幅意大利地圖,原來此阿比亞路可是可以從羅馬直通意大利的另一端的海岸,而我那地址是在離羅馬還不近的郊外!那一刻,我才真正體會到「條條大路通羅馬」的厲害!

後來在著名的凱撒當上領導時,以軍事擴張為社會主奏的羅馬,逐漸走上獨裁專制之道,演變成為了羅馬帝國。後來分裂成東西兩個帝國(東羅馬帝國是以今日的土耳其伊斯坦堡為首都的)等千年紛爭的歷史,史書有載,在此不再贅敘。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其實現代的意大利嚴格上來說不是羅馬共和國或羅馬帝國的繼承國。在19世紀中葉時,整個意大利半島被劃分為好幾十個城邦、領地等,國王大公等多纍纍。當時有所謂的「建國三傑」,即加富爾(Cavour)、加里波底(Garibaldi)、馬志尼(Mazzini)等3名來自意大利不同地域的領袖,聯手打造一個統一的意大利,但也還是個王國。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意大利因為之前被獨裁者墨索里尼硬是與希特勒的納粹德國結盟為軸心國而被美軍幾乎夷為平地,方才在廢墟中建立一個現代的共和國。為防意大利再次出現如墨索里尼般的獨裁者(惡名昭彰的法西斯主義(fascism)其實就是由他所起源的),意大利的憲法對整個政體「綁手綁腳」。如在其參眾兩個議院的設計上就賦予完全平等的權力。任何議案都可有任何一院提出,也必須得到兩院的批准。這與一般其他現代民主國家主要以下議院或眾議院為政治主軸的做法大不相同。即便是在參議院權力很大的美國,有關財政的議案也只有眾議院可以提出,參議院只能批准而已。至於上議院許多時候幾乎淪為橡皮圖章的英聯邦國家,那就更不用說了。當然意大利如此擔心再出「強人」的政治體制安排,也阻擋不了之前民粹主義旺盛的富豪貝盧斯科尼(Berlusconi)三度當選總理,不過至少也制止了他任意集權的政治野心。

剛辭職的總理倫齊,幾年前剛上台時不過30來歲,對意大利雖不能謂百廢待興,但至少停滯不前的經濟、高企的失業率等,看起來還是有改革的決心,但礙於國會裏其執政聯盟不強,而被既得利益者「阻手阻腳」,而且在多層地方政府的擠壓下,政令也很難「出羅馬」而落地實施。所以倫齊便以賭上自己總理寶座的「不成功便成仁」的方式來推動此項修改憲法的公投,力圖把眾議院的權力提升,而且精簡地方政府的編制。不過在公投舉行前的幾個月,整項議程好像莫名其妙地演變成國民對整個國家的現狀尤其是意大利在歐盟的參與是否滿意的一項指標。所以,當此項公投失敗後,世上輿論所關注的還不止是意大利的領袖更換,而是歐盟整體是否有所動搖,以至影響整個歐洲的穩定。

而在歐亞大陸的另一端,韓國總統朴槿惠也因所謂的「閨蜜干政」事件而被國會彈劾,雖尚未被正式去職,但也未能繼續處理政務,看來會一直維持此種狀態至其任期在明年正式結束。我在本報曾多次探討自己對現代韓國的機遇與挑戰的一些看法。在此事件發生後,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可能還是得要強調,韓國經過好幾十年的民主鬥爭後,也算是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了。如此的領袖密友密切地在法律框架外參與政治的現象,其實當年在美國也有。列根總統時期,其夫人南茜常諮詢星象專家對列根即將做出的政治決定的「意見」,也曾惹人非議。在克林頓總統時期,大批左派所謂有進步思維者以及政治獻金給予者對「第一夫婦」的各項政治決定的影響,也早已不是新聞。但最為可貴的是,韓國的政治體制裏,即便在最新的國會選舉裏冒現了更多的政治權力中心,在緊要的關頭還是得以掌握大是大非,做出攸關政治健全的集體決定。

重要在政體健全全民參與

總的來說,在現代民主國家裏,重要的是全民參與建立與實踐健全的政治體制。至於個別領袖的去留,雖然會對國家命運造成一定的影響,但也只應是歷史上的一個註腳點而已。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