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與權益

橫洲風暴拉扯出連場好戲,讓香港市民看清楚新界所謂「鄉紳」如何千方百計抵抗官權謀地。他們提出諸種反對理由,或說交通,或說人口,或說賠償,統統構成了謀地困難,大大考驗高官們的應對智慧,而最終,又總能令高官妥協、退讓、屈服,保住了「鄉紳」眼中的所謂傳統權益。

這遂令市民更為不解:回歸前,港英政府發展新市鎮,遇佛殺佛,遇鬼驅鬼,縱有障礙亦能妥善解決,難道上述困難皆不成困難?為什麼上述困難於當年總能解決或被解決,反而到了華人當家作主之今天,阻礙重重,關山難渡,萬般不成?到底是因為港英政府比較粗暴橫蠻而今之政府比較看重「鄉意」,抑或只因前朝高官有計而今朝高官無能?

新界「鄉紳」最近提出的一項刁難理由比較有趣:風水。這理由,頓時替廿一世紀的香港添回幾分廿世紀的老氣息,頗有懷舊十足的戲碼張力。

是的,風水。華人信風水,不獨新界專利,問題是《基本法》第四十條誓言「保障新界原居民的傳統權益」,所以,城市人沒法用風水做阻擋收地的公開理由,新界人卻可以,這是他們「被保障」的部分,破壞風水便是破壞權益,立場清楚,藉口堂皇,特區政府確實不能置之不理。

假如特區政府咬一下牙,完全不理會風水之說,新界「鄉紳」(因為懶得用括號,下文乾脆喚之為土豪)能夠如何還擊?會否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會,因為可替新界爭議再添好戲,令「花生指數」暴漲爆燈。

不妨想像司法審判的開庭景象:土豪們找來司徒夾帶——不,應是司徒法正——出場作供,從風水玄學角度立論,證明政府的發展藍圖將嚴重影響新界風水,若強收地,將令六畜不寧、人心難安、經濟蕭條、爭產內鬥,破壞效果比什麼水星逆行更嚴重十倍。特區政府當然可以找蘇民峰之類術數名流撐場反駁,指稱風水之事乃動態行為,注重佈局設局,絕非命定,只要於發展時規劃得宜,多種幾棵風水樹和金魚缸之類,即可保住好運。更何况風水向來配合流年,2016年以後的新界流年已經改變,所以,收地發展,以變應變,不僅不會破壞風水,反可增強地運云云。

術數大戰於法庭上演,何等獨特,必上國際傳媒頭條。但特區政府可能不屑於此,於是改請專家助陣,由科學角度駁斥風水謬說,誓把風水掃除於「傳統權益」之外,斬草除根,一了百了。

好戲在後頭,吃不完的花生,在香港。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