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猛與愛情盲

又一個感情受騙故事:單身銀行女高層遇男街頭健身籍銷售員。女於行街時,遇上比自己年小十年的俊男孩向她推銷會籍,男借機會取得女方電話跟進銷售之餘,發動追求四個月便求婚,婚前大家安排租屋築巢,但要由女方負責所有新巢費用包括租金,臨結婚男向女方要百萬現金籍詞落訂買村屋作小生意,但一收到錢則去如黃鶴,女方報警求助,但警方以其為自願提款不涉欺騙證據為由拒入案。

窮小生愛上千金小姐是浪漫,但也要配千金小姐的點點愛情盲。這裏並非要宣傳甚麼階級觀,而是想宣揚談情也要帶足夠的鑑賞及批判能力。傳統中國人婚嫁有講要雙方「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意謂結婚的一雙最好擁有相類似的背景,大家會比較易有默契、易明白與體會對方的處境。這算是民間智慧嗎?也算,只要不極端到炮製出一套套「羅密歐與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台」等慘劇便可。

今時今日大家崇尚自由戀愛,由幾十年前徐志摩、胡適與陸小曼等浪漫文藝偶像時代教育開始,大家不會開口說這種「竹木門」古典說話,不過,這句其實或多或少在很多人心中無意識地存在著,存在空間在於這種「對聯」概念有時的確能保護到那些心急尋婚問嫁的人,在雙方不是竹門木門組合時,能帶多點點清醒去評審面前的戀情。

把浪漫忘我的感情講成別有動機,也真有點掃興,但當浪漫忘我夢醒過後,當事人往往悔不當初。早點跑出來為身邊親朋掃掃興,令當事人再三對眼前人「安檢」一下,也是非常值得的。魔鬼與天使組合而成的例子隨手可拾,說「過去的表現不代表將來」、「一竹篙打一船人」、「沒有發生過不快事在自己身上便不會發生」、「沒有證據就不要胡亂安罪明」等張牙舞爪地護心頭愛的天使比比皆是。前瞻性的見解就是往往與真憑實據難以在時間上相遇,不能在同一時空出現來及時制止傷心事發生。這就像警務人員的通識「防止罪案科很難被證實防罪有功,因為防止了又怎有罪證出現?」

雙方背景差異大,就不會是真愛嗎?當然會有真愛,但不是每個個案都有。這類社會問題欠缺科學性統計,只有心得,亦因為欠科學性統計而令一些只信任科學及證據的人要親身受騙了,才肯相信這故事一開始時已注定是騙局。作為隔岸觀火的,責任就是開口提一句半句,當事人取態執哪一套道理去信,就是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