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遊記(2):見證首爾人面對的各種經濟困難

是時候重回我3月頭首爾的遊記,上回提到在首爾親身見證了3.1獨立節集會翌日的光化門示威現場,以及週六的反朴集會後,另一於這次旅行的見證就是關於韓國的經濟。繁華都市的背後,住在首爾的韓國人究竟能否共享自「漢城奇蹟」起的經濟成果呢?

是次旅行除了去了不同著名旅遊區如東大門、明洞等地區外,也有去一些較少旅客會去的地方如江南區新沙洞、龍山區不同小區進行Fieldwork。其實單單走過不同地區觀光的時候,都能察覺到一大韓國社會出現已久的弊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

根據首爾的地理位置,中間漢江分開了首爾,所以有江北及江南之分。而其貧富的水平分佈,與香港一樣。江南區大多為中產人士或更高的國民住宅區,位於江南區的清潭洞、狎鷗亭、三成洞等地區均是高尚住宅區。而我到這些地區遊覽時,亦清晰看見住在該區的人較貼近上流社會的衣著打扮及言行舉止,而住宅方面亦顯然較豪華及昂貴。不過,去到龍山區的鷺粱津等地區,就清晰可見除了一棟棟掛滿補習學院的招牌外,還能看見很多較為殘舊的住宅區及考試院。拿這兩個地區相比就清晰可見韓國的貧富懸殊亦非常嚴重。

而另一比起貧富懸殊更嚴重的經濟問題,就是物價指數及樓價不斷超越國民能負擔的水平。在首爾,旅遊區及其他鄰近旅遊區區份的消費水平亦非常高,相比其他區份,對比亦相當明顯。例如一碗最普通的大醬湯飯在前者需要8,000韓元(約$56),在其他本地人居多的較落後區份,只需4,000韓元(約$28)。另外,樓價或租金亦能充分反映如何加重草根階層、學生族及上班族的負擔。根據在街道行走時看到的不動產店舖,以及貼在一些牆上的招租廣告,一棟鄰近大學的地下房的全傳貰價,是大概4500韓元(約31萬港元)左右,而普通大概200-300呎的房子月租亦需要50-80萬元(約3500-5500港元)。與香港相比,當然是便宜很多,但在韓國,這水平已為韓國普通國民造成不少負擔。因為房價上漲但薪金依然沒太大升幅之下,始終繼續增加他們收入上的壓力。這些從我這次旅行中觀察出來的物價,已在反映韓國物價上漲嚴重的問題。而對於遊客來說,來韓消費及觀光絕對不是便宜,而且亦須想像一下生活於韓國的國民如何負擔這昂貴的生活費問題。

而翻查一下去年和今年關於韓國經濟的數據及資料,亦很接近我所觀察到的情況。首先,物價方面,根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上星期所發表的《全球生活費用》報告,首爾2016年的物價水平在全球有調查的城市中排第6位,比去年上升2位。而根據以前數據,1999年的首爾只是排第50位。可見排名的上漲,亦充分反映首爾有增無減的物價。而且值得留意的是,首爾食品物價位居全球最高,一公斤麵包的售價為14.82美元,冠絕全球多個城市。

另外,樓價方面亦不斷令韓國人遷離首爾。鄰近多間著名大學的住宅價格不斷令學生的負擔百上加斤,根據當地不動產人士透露,以前半地下室及屋塔房(即屋頂閣樓)的全租價是學生較能接受的價格,但租房數字上升下,租金亦不斷上漲,至今有些半地下室的全租價曾見1億韓元的高位。現今在首爾,找室友分攤房租的現象日趨普遍,都是為了省錢及減低父母的負擔。例如,成均館大學附近的半地下房,全租價為1.3億韓元(約90萬港元)。在這個樓價昂貴的風潮下,有不少國民因負擔不起而搬離首爾市另尋出路。根據韓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6年搬離首爾市的國民人數高達14萬,創下多年來的新高。成因亦被推測為樓價太高的情況下,但工作機會依然稀少,再加上薪金壓力,令民眾想另尋出路。

這次旅行亦讓我了解更多關於韓國的生活水平問題,而且見證了韓國的經濟問題有多麼嚴重。朴槿惠政府下台後,我亦期望新一屆政府,能積極改善詬病處處的經濟政策,改善民生,恢復「漢城奇蹟」所創下的經濟成果讓國民共享。

文:伍麒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