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戀殖」

「英國對香港的貢獻,是在這裏建立了一個完善的架構……這個架構包括法治精神、廉潔開明的政府、自由社會的價值觀、已具雛形的代議政制和民主社會制度。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一個典型的華人社會,而又帶有英國特色。從來沒有一個屬地,在脫離殖民管治時,能夠像香港這般繁榮昌盛,這般具備文明社會應有的結構和特質。」這番話,是「末代港督」彭定康於1997年6月30日在添馬艦發表告別演辭的節錄。

若真的如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所言,香港特區成立後未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地化」,反令「去中國化」死灰復燃的話,彭定康18年前所說的這一段話,或許道出了香港人所戀所依的是什麼。

香港人向來實際,相信沒多人仍在依戀老早只顧着跟中國打交道、做生意的英國吧,大家眷戀的,是英國為香港建立一套與世界接軌的文明制度,不受政權左右的司法制度、廉潔透明的政府、自由開放的社會、辦事嚴謹具效率的公務員系統,這些制度足令香港人引以為傲。當初,港人也相信,「一國兩制」足以保護這套良好的制度和價值50年不變。

不過,當港人發覺,北京逐步以「一國」壓倒「兩制」,一點一滴地在改變香港的「兩制」,才令香港出現所謂「戀殖」的思想。若然北京繼續以「一國」的硬手段來治理香港,戀殖也許有一日真的會醞釀成一股思潮,人心永難回歸。

陳佐洱的言論,絕不是偶而有感而發,在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後,《人民日報》海外版曾發表一篇題為〈香港「後政改」之路怎麼走?〉的署名文章,引述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齊鵬飛稱,在香港社會內部真正完成「去殖民地化」的歷史任務後,香港才真正適合推進「雙普選」。至於去什麼「殖」?文章提及香港遲遲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又沒做好國民教育,導致今天香港年輕人日益欠缺家國意識。這兩項,始終令北京耿耿於懷。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