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值得台灣人羨慕

李永德先生事件時,鄙人曾投書自由時報,以香港官員作對比,編輯將拙文與一台灣退休教授的並列,指出香港與台灣互望,我們互相羨慕。

教授文章,講述曾健超被香港七警毆打,罪名成立入獄,而太陽花鎮壓學生警察,無一被捕,指出是鮮明對比,網路不少留言也拿此說事。然而,你們真的誤會了。

先來了解案情,曾先生被打,固然令人義憤填膺,但請留意事情發生前,他已然被制服,動彈不得,不能還手情況下,被施以傷害。有熟悉法律朋友曾言,這應該告酷刑罪才是,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但警察以較輕刑期的傷人罪控告。

回看貴國,鎮壓學生者,固然應該譴責,但你們學生縱使被水炮痛擊,警棍棒打至頭破血流,也不會被制服後,仍然被瘋狂拳打腳踢。

再來看看佔領爆發之日,為九月二十八日,那天晚上,香港警察不止水炮、警棍和胡椒噴霧,連催淚彈也發了幾十發,甚至於舉起長槍,指向市民,橫幅有「否則開槍」字眼。請問你們有遇過這種情況嗎?

整個金鐘佔領區,七警案只佔小部份,有打過示威者的,起碼有幾千人,但被提告的,只有七警,是只有七警呀!那幾千人也是在鏡頭下施暴,但至今竟然也沒有事。

誠然,七警的確伏法,但誣陷示威者襲警,濫抓濫捕濫控告,在法庭口供前後矛盾,例如左手被打變右手,又有錄影片段證實示威者無辜而脫罪。這些在香港法律,是發假誓、妨礙司法公正等嚴重罪行,後者最高刑期是終身監禁,但竟然一個作偽證警察,也沒有被告,是一個也沒有!

請貴國人士,仔細認清楚事實,不要見小不見大,見樹不見林,我城法律制度,的確值得自豪,但定罪前,要先有執法者進行拘捕,而金鐘佔領區發生的多次鎮壓毆打,警察作偽證誣告等,竟然只有七警被告和定罪入獄。相反,不少抗爭者被即時落案起訴。你們說,我們值得你們羨慕嗎?

文:羅永康